【學堂鐘聲】一枝一葉長在心

5

文/黃羿瓅
地方九合一選舉和立委補選陸續熱鬧落幕了,過程中也帶出了誰有能力、誰勤於問政、誰可以真正為民喉舌的質問,聲量不可小覷。而相比我們以選票支持或教訓從政者,古人可沒有這麼幸運了。
運氣好,可以碰上言偃(子游)這種用音樂教化百姓的縣長;或親自帶領兵、民治洪築堤的蘇軾;或剛正不阿,打擊貪汙犯罪的包青天包拯等等。然而綜觀歷史,貪官自私自利、酷吏迫害百姓、苛政強奪民脂民膏者,多至罄竹難書。
一個有為的政府,領袖必須勤政、有膽識,官員必須親民、廉與能並重。自古以來,史冊「認證」的好官,例如以寡擊眾,為國出生入死、盡忠守節的武將岳飛;始終兩袖清風,秉持「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的明朝英雄于謙;將府丞硬送來的大鮮鯉魚高懸於官衙,以表示拒絕賄絡的東漢太守羊續;對有恩於自己的老丞相家族違法亂紀、欺壓百姓,一樣鐵面法辦的明朝清官海瑞;大力整頓吏治,執法不分貴賤,甚至連一方硯台也謝絕的北宋名臣包拯……都是有能力、重操守的官員,治國不可或缺。而他們都有個共通點:將人民放在心上。
官,不在大小,在於心態和作為。清代的鄭板橋,乃康熙時秀才、雍正時舉人、乾隆時進士,但個性瀟灑,生活簡樸,喜怡情於書畫,無大欲於仕途。從政官位雖不高,卻十分清廉,更是名副其實的父母官,疼惜農民,關心百姓疾苦,寫了許多關懷社會饑貧、憫察勞苦群眾的詩詞。他的繪畫造詣極高,屬於「揚州八怪」之一,為知名文學家、書畫家,擅畫蘭、竹、石、松等,並入詩以抒懷言志,特別是竹,可謂「詠竹魔人」!
鄭板橋的詠竹詩,最著名應是〈題竹石圖〉:「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此題畫詩完全顯現出堅貞高潔、不怕磨難的性格。在任山東濰縣知縣時,他還曾畫贈一幅墨竹圖給同樣為官的年伯包括,並題詩:「衙齋臥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些小吾曹州縣吏,一枝一葉總關情。」
愛民如子的他,災年為官更是憂心民瘼,無怪乎夜臥衙齋聽著竹子枝葉在風中蕭蕭作響,就想到百姓受苦的哀號聲了。在此詩後兩句,他對自己、對包括,也對所有州縣為官者說,我們這些官員,要把一個個百姓都有情的放在心頭上呀!這「一枝一葉總關情」,揭櫫為政的不二法門:官吏應該和人民緊緊相連。
基於責任感與深切不忍,憂心如焚的鄭板橋隨後擅開糧倉來賑災。他不願明哲保身,只想竭力幫助饑民,也因此得罪地方豪紳和上司汙吏,旋即獲罪而罷官。臨行前,仍特地以竹入手,創作題畫詩告別:「烏紗擲去不為官,囊橐蕭蕭兩袖寒;寫取一枝清瘦竹,秋風江上作漁竿。」以明不戀榮華、清廉為民的心跡。告歸故里揚州後,他以賣畫為生,「宦海歸來兩袖空,逢人賣竹畫清風」,即表達了生活清苦,卻傲骨不屈的心境。
誰拚命為民謀福祉,日久可見真。其實只要把「一枝一葉」長放心頭,就不會做出貪贓枉法、官逼民反的事;只要心繫百姓的一絲一毫,不與民意脫節,就能受到萬眾擁戴。今日,公務員、民意代表們仍須努力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