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菸價與國民福祉

30

行政院長蘇貞昌日前與民進黨籍立委座談時,有立委反映菸稅調漲到三十一點八元,使得菸價太貴,引起勞工反彈,希望院長能減收菸稅。
提案的立委說法是,自己其實並不鼓勵抽菸,但對許多辛苦勞工,抽菸是生活中的小確幸,何況菸稅是不穩定的稅金收入,不宜做為長照財源,更不應以增加勞工負擔來填補長照經費,甚至造成勞工相對剝奪感。也有同黨的立委說,長照的基金來源目前多達七項,包括菸稅、菸捐、遺產稅、贈與稅等,但抽菸與長照沒有絕對的因果關係,因此從來都不贊成調高菸稅。
綠委們的建議,其實只是舊事重提。國人應該記得,去年底蔡英文總統在敗選檢討的基層座談場合,即曾提及推動政策可能較忽視基層弱勢民眾的心聲,如香菸每包調漲二十至三十元挹注長照財源,對經濟弱勢癮君子是不小負擔。她還親自打電話給台灣菸酒公司,但因為沒辦法降菸價,最後討論出開發一款較平價的「新長壽菸」的構想,希望以此滿足抽國產平價菸的癮君子。
蔡總統平價菸的建議,當時即引發輿論譁然。反菸團體痛批,蔡政府想用「低價菸」救選票,無疑是把國人及青少年推向健康不平等與死亡的邊界,和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反菸方向違背。何況台灣菸價已經很低,與其他國家的城市相較,紐約二十年來菸價成長八倍,香港則成長四點七五倍,台灣菸價只成長了兩倍,在全世界都競相提高菸價之際,每包合台幣三百元的菸價已不足為奇,台灣還要再推平價菸,豈不讓人痛心。
醫界菸害防制聯盟也說,台灣每年可歸因於吸菸的死亡人數有二點八萬人,「如果政府連健康都可以讓,還有什麼是不能讓的」。蔡總統為了向毒品宣戰,去年十一月曾說「反毒是社會最在意的事」,強調「反毒就要從戒菸開始」。因為研究顯示,吸毒是循序漸進的過程,絕大部分吸毒者都會先從吸菸開始,所以能夠讓民眾少抽菸,絕對有助於遏止毒品氾濫;蔡總統怎能用降低菸價來增加吸菸人口,打臉自己的宣示?
有專家指出,據台灣過去的經驗,菸價每包增加十元,吸菸者減少二十萬人;增加三十元,吸菸者可減少六十萬人。反之如果菸價降低三十元,在十年內至少會增加青少年吸菸者三、四十萬人,約是增加現行吸菸人口的十分之一,平價菸或降菸稅則將有超過三萬人死於菸害。
世界衛生組織以減少空氣汙染和菸害防制為最重要的工作,因為光是菸害就導致每年死亡六百萬人,在所有可預防死亡當中高居第一名。因此世衛組織特別成立全球控菸公約,有一百八十國簽約,指導各國加速達到終極目標──無菸的世界,成果相當卓著。台灣如果降低菸稅,無疑就是向世衛組織挑戰,恐違背世界潮流,進入WHA成觀察員的機會,只會愈來愈渺茫。
我們建議蔡政府,面對失去的民心,此時應該多提出真正福國利民的經濟政策才是正辦。不要凡事都扯到選舉,只想到用傷害國民福祉的惡劣政策來吸引選票,以此「不適合做長照財源」的名義來降菸稅,實際上是犧牲人民的健康,將被知識水準不斷提升的民眾所嫌惡和唾棄,在政治上終將反噬自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