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花集.紅樓夢】自己的房間《紅樓夢》女力時代(下)

10

文/朱嘉雯
而當時女性具備創作自主的前提是良好的教育。我們看林黛玉在來到京陵城之前,在蘇州已經有了家庭教師賈雨村,因此她又為讀者帶來了一個女性身分的新視野,同時也告訴了我們當時女子讀書乃是一個常見的風氣。
明清時期女性文學創作的風氣很盛,而且女性詩社也多有社團名稱、文學主張、各種體制規範、競賽獎掖辦法,甚至積極地互相評點,也設定標準來裁定名次。而大家最有興趣的還是社員之間的相互唱和,往來切磋。可以說,女性因結社作詩而使其創作欲望與能力得到了滿足和實現,同時也由此進一步建構了她們的社交網絡。
我們從康熙、雍正、乾隆年間的女性詩社的基礎成員來分析,將會發現這些社團從發起人到成員,經常都具有親戚關係,像是:母女、婆媳、妯娌、姐妹等,這一點與大觀園詩社成員之間的關係如出一轍。她們喜好以文學相聚首,閒暇時也經常以詩文自娛。
最有名的是「蕉園詩社」,由顧之瓊發起,她是康熙朝錢塘人,後來兩個兒子都考上進士。當年她組詩社時,社團裡有所謂「蕉園七子」與「蕉園五子」,而這些代表人物也都有自己的名號,一如《紅樓夢》裡的眾詩人。而「蕉園」也容易令我們聯想到大觀園海棠詩社發起人探春的名號「蕉下客」。
至於蕉園詩社成立啟事〈蕉園詩社啟〉也可與探春寫給寶玉的信函對照來看,我們將更清晰地體會詩社成立的宗旨:「今因伏几憑床處默之時,因思及歷來古人中處名攻利敵之場,猶置一些山水之區,遠招近揖,投轄攀轅,務結一二同志者盤桓於其中,或豎詞壇,或開吟社,雖一時之偶興,遂成千古之佳談。
妹雖不才,竊同叨棲處於泉石之間, 而兼慕薛、林之技。風庭月榭,惜未宴集詩人;簾杏溪桃,或可醉飛銀盞。孰謂蓮社之雄才,獨許鬚眉;直以東山之雅會,讓餘脂粉。若蒙棹雲而來,則掃花以待。」
如此具有承傳意義的文學雅興,發展至清代中晚期以後,女性得到更大的自由而能夠跨越家族來籌組詩社,甚至可以出門拜師學習,隨園女弟子們便是明證。女性的社會化文學活動,反映出清代女性創作環境的寬鬆,與德才並重觀念漸為人們所接受的事實。因此許多家族願意給予女性創作提供更多支持與提攜,甚至有所讚賞,包括讓她們擁有自己的書房,而不僅是繡房。
在《紅樓夢》裡,我們所看到的瀟湘舘、秋爽齋等都是上等的女性書房。此外清代的女性也有詩文的集結與出版,例如:《隨園女弟子詩選》、《吳中女士詩鈔》等,在得到肯定與有力的傳播之餘,女性於是以才名自重,不再將閨閣女紅當作是生活唯一的重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