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中國因素與自由凱因斯主義

13

執筆人:馮建三 政大新聞系教授
在美國,據說記者如果經常報導證券交易委員會「努力盡職」,「大概很快就會沒飯可吃」。 在台灣,最近假使有人緩頰,為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說項,表示NCC的作為或沒有作為,固然可以批評,但首要之務是要釐清「中國因素」,不是責怪NCC,不知會不會成為過街老鼠?
因為,可能是日前台南市及新北市立委補選情勢緊繃,不僅是立法委員 ,據說更有人聲稱「我身邊的人」 對於NCC都很憤怒,因為NCC放任假新聞充斥,毫不捲起袖子,立刻處罰。然後,NCC下海進廚房,修訂電信管理法,還只是研議,就已經「挨批擴權侵隱私」, 並且「禍延」總統而有記者認為這是「喊民主,蔡政府其實更愛當老大哥?」接著,在與陸委會及國安會議決下,NCC下達命令,封鎖對岸公布「對台31項措施」期滿一年後在本地設置的宣傳網站, 次日則有人提醒,「封鎖網站,不正是以中共為師嗎?」
NCC兩面不是人,為與不為都要承受人左批右責的壓力,5月之後,可能更大;如果對岸的「蝙蝠」(BAT)大隊,屆時會師本地。所謂蝙蝠,是「百度」、「阿里巴巴」與「騰訊」3家大集團英文名稱第一個字母的合稱,如同美國的臉書、蘋果、亞馬遜、網飛與谷歌,年來常有人稱之為「尖牙」(FAANG)。
百度旗下的愛奇藝未得政府的核可,但另以代理方式入台將近3年。優酷的母公司是規模更大的阿里巴巴, 騰訊挾微信之能,據說其視頻有8000萬付費訂戶。 「蝙蝠」之外,以新創綜藝與電視劇節目馳名的湖南「芒果」電視,可能也將入台。
面對這些新的影視動向,上周NCC等部會研商,主流報刊憂心忡忡,通過他人之口,指這些集團「意圖影響台灣2020的選舉」,本地卻有「『買辦』、代理人……應合」,歇後語是行政院必須「處理(這些)『人頭』、『買辦』」。
這是杞人憂天,還是防微杜漸?不好說,確定的是,此乃5年前太陽花學運(亦可說是國府來台)之後,以「中國因素」總其名的一種心境,認為對岸不斷以商促統。
這個心境是有道理,但如同新聞言必引述,並不等同於新聞給予人們完整的報導,而是可能避重就輕,乃至於趨凶避吉。那麼,對岸以商圍政是必然之事,問題變成,我們怎麼回應才算有效合宜,對台有利,也能激勵彼岸,從而就是同時有利兩岸,就是國人與政府必須大方向思考後,繼之以縝密的釐定與推進措施。
這裡僅能說「大方向」,一言以蔽之,就是「自由凱因斯主義」,糾正對岸的「黨派凱因斯主義」。前者的內涵有二。一是台灣應該維持民主精神,讓本地影音創作人繼續保有當前的表意自由空間。二是民主政府要能駕馭而不是遭致市場奴隸,亦即政府必須擴大影視規模(比如本地所有OTT業者結盟),同時將適用於本地的規範,同樣或打折以適用於入台的海外(含對岸)影視業者(比如,規定海外OTT業者在超過一定規模後,必須合理投資本地影音製作)。我們目前僅有一、沒有二,自由但遭市場奴役,對岸有二無一,凱因斯同樣必然反對。與其寄望對岸取一,不如要求自己從二,若能這樣,台灣會有「自由凱因斯主義」之名而無愧,自然能夠吸引對岸明理之人。自保自立又能於人有利,何樂不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