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遊藝事】布拉格歐洲咖啡館

393

文/林政儀
去年十二月的巴黎之行,不巧遇上席捲全法的黃背心運動,於是臨時決定從巴黎轉往布拉格,停留幾日,除了重遊舊地,也前往幾處原本計畫今年造訪的景點和咖啡館。
抵達布拉格時已是傍晚,匆匆忙忙至羅浮咖啡館吃過晚餐後,啜飲著咖啡,想著應該趁著耶誕節前,好好逛逛布拉格的耶誕市集,於是決定隔日午後,先至鄰近飯店的瓦茨拉夫廣場上的耶誕市集。
瓦茨拉夫廣場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廣場,談到它的保留可追朔至十四世紀上半葉,布拉格經濟繁榮、人口暴增,導致舊城區居住擁擠、環境衛生每況愈下。有鑑於此,一三四八年波希米亞國王查理四世下令修建新城。新城區規畫在舊城圍牆之外的一片扇形土地,新城面積是舊城的三倍大,將原是牛市、馬市和乾貨市場的三大廣場──瓦茨拉夫廣場(Václavské náměstí)、卡婁弗廣場(Karlovo náměstí)、聖諾法斯廣場(Senovážné náměstí),設置為新城的三大中心且向外擴建住宅。
瓦茨拉夫廣場離下榻的飯店不算太遠,步行十幾分鐘便可抵達,以往到訪布拉格時,總會到此散步。瓦茨拉夫廣場不太像廣場,更接近一條大道,呈現西北-東南走向的長方形,長有七百五十公尺,寬只有六十公尺,廣場的東南方地勢較高,末端座落著雄偉的新古典主義建築──國家博物館。
耶誕市集位於廣場中間的長條形的行人步道上,人潮不致過度擁擠,沿途掛滿裝飾的耶誕樹錯落在一間間小木屋搭成的攤位之間,讓遊人浸浴在耶誕的歡樂氣氛中,攤位除了販賣著耶誕商品如蠟燭、薑餅屋、玉米鬚天使娃娃,更有傳統打鐵工藝品、木雕小物、傳統小吃肉桂捲、熱紅酒,一攤攤琳瑯滿目的商品,讓人眼花撩亂。愈往東南方走,地勢緩緩升高,靠近廣場東南方的末端,可以看見為了紀念波西米亞第一位國王,一九一二年完成的聖瓦茨拉夫雕像。
近代,廣場上也曾發生影響深遠的政治民主化運動,是一九六八年著名的「布拉格之春」(Pražské jaro)和一九八九年的天鵝絨革命(Sametová revoluce)。「布拉格之春」爆發後,兩位捷克大學生為表達抗議,揚.帕拉赫(Jan Palach)和揚.查伊奇(Jan Zajíc)分別在一九六九年一月和二月在廣場上自焚而亡。天鵝絨革命後 , 在國家博物館前的石頭地面上放置一座青銅十字架,以悼念他們為了國家的犧牲精神,時至今日,不時可以看見在十字架旁擺放著致敬鮮花。
在瓦茨拉夫廣場逛著逛著,不意氣溫隨太陽西下變得愈加冷冽,只想找一家咖啡館休憩片刻,喝杯熱咖啡讓身體回溫,一時想起多年前造訪過一家在廣場上已有百年歷史的歐洲咖啡館(café europe)。
歐洲咖啡館創立於一八八九年,位於知名的歐洲大飯店(The Grand Hotel Europa)一樓,歐洲大飯店本身的建築原是匈牙利貴族史蒂芬大公(Stephan Franz Viktor)的資產,稱為「史蒂芬大公大樓」(archduke stephan)。直至一八八九年史蒂芬大公大樓被收購改建為飯店,聘用建築師弗蘭塔.貝爾斯基(franta belsky)重新設計改建,現今飯店的鵝黃色外牆與墨綠色陽台,經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亮眼。
一九○三年至一九○五年之間,飯店再聘請建築師貝德里希.本德爾馬耶(Bedrich Bendelmayer)和阿洛伊斯.德里亞克(Alois Dryak)將內部空間改建成新藝術風格,另外聘請博胡米爾.胡布施曼(Bohumil Hubschman)、珍.萊策爾(Jan Letzel)和拉斯迪夫.薩隆(Ladislav Saloun)裝潢出華麗的室內設計,飯店典雅華美的裝潢風格也受到好萊塢電影的青睞,曾出現在電影《不可能的任務》中的一幕和《鐵達尼號》的餐廳場景。
歐洲咖啡館的裝潢風格與蒙馬特咖啡館迥異,以新藝術風格建築聞名中外,也吸引了眾多名人前往,如作家法蘭茲.卡夫卡(Franz Kafka)、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和著名導演米洛斯.福曼(Miloš Forman)等人,至今也是遊人到布拉格必訪的著名景點之一。
那日下午,冒著寒風快步走到位於瓦茨拉夫廣場二十五號的歐洲咖啡館,卻被眼前景象一驚,更覺隆冬裡的冷風,寒氣凜冽!站在飯店門前,只看見一、二樓外圍早已被工程鷹架包圍,飯店早已人去樓空,只剩下空蕩蕩的建築。當時,聽見幾個可能是專程前來的遊人發出惋惜的聲音,大家可能跟我一樣錯愕,無法置信眼前所見的一切吧!於是,幾個遊人與我不謀而合地拿起手機或相機拍下這座著名建築的最後身影。
離別時,憶起「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之句,是唐人崔顥在〈黃鶴樓〉一詩中所寫。近年,重遊歐洲,眼見許多百年老店繁華落盡,幾年之間變化之大,令人百感交集!

歐洲咖啡館外觀。圖/林政儀
歐洲咖啡館外觀。圖/林政儀
瓦茨拉夫廣場一景。圖/林政儀
瓦茨拉夫廣場一景。圖/林政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