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愛一次】我愛故我在

6

文/吳娟瑜
曾經閱讀過一篇文章,讓我大驚失色。學經濟的作者,將愛情視為「供給」和「需要」兩方,並表示,「只要有一方離去,也就沒有愛情這個物品了,亦即愛情已經消失了。」
這樣理直氣壯的說法,讓我沉思了許久。可能以理性思維來看待,離去即代表關係結束;然而,以感性思維來審視,「人」離去,並不代表「感覺」隨之消逝,多少自我療傷或舊情復燃的人,都明白「走過愛,留下情」的刻骨銘心。
失戀有陷阱?
陪伴失戀者的名句很多:「天涯何處無芳草」、「下一個情人會更好」、「愛的最高境界就是輕輕放下」、「好聚好散也是幸福」、「哀莫過於心不死」、「遺忘就是幸福」、「天長地久只是一場誤會」、「得不到就祝福對方吧」、「做不成愛人,至少做得了朋友」、「找回自尊比找回情人更重要」……
這些話語耳熟能詳,不是別人勸告我們,就是我們陪伴好友的「順口溜」。但是,說者容易,做者不易啊!
放下,從哪裡放下?祝福,從何祝福?
愛的威力無窮
這就是愛情的威力,因為沒有了「人」,反而有了更多的省思空間;失去了所謂的「愛」,反而在成長路上逐步把自己拼湊完整。
從「放不下」到「放下」,從「痛苦」到「祝福」,這裡頭沒有捷徑,就是需要「時間」和「空間」的琢磨。
我自己也曾經歷過類似的成長。雖然愛戀的經驗不夠多,分分合合的感觸不夠深,陪伴個案的同理度還有待加強,但至少我知道,愛戀不是單方面的,愛戀也不是有人缺席就不算了。
我努力學習什麼叫做「失戀」,什麼叫做「離婚」,什麼叫做「婚內寂寞」,什麼叫做「漸行漸遠」,又,什麼叫做「舊情綿綿」。
就算有人以市場經濟學來衡量愛情,就算有人認定當初的互相吸引只是性魅力的發酵,是化學變化的呈現,我還是會舉雙手肯定愛情的真實和可貴。
愛情多變化?
當荷爾蒙起了變化,雙方的感情也將面對嚴酷的考驗。常有女性個案問起:「當初山盟海誓,為何如今卻避不見面?」甚至還有和網友見面後立刻就被斷線的殘酷情節,大家都無法接受「愛情少了一個人就不叫愛情」的說法。
日本作家三島由紀夫曾經在《新戀愛講座》一書中提到:「即便是男主角所愛的女人,也有可能在下一瞬間就徹底不愛了。女人也許難以置信,不過男人在自己的肉體有所需求時,確實感覺自己很愛對方,一旦冷卻後,就感覺不出愛了。」
聽到理性思維的論調,或是見到前輩作家的實話實說,在忐忑驚心之餘,我仍是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堅定相信「我愛故我在」。
讓愛復活
愛情路上,萬一有人缺席,並不代表一切歸零,千百年來,許多文學家與詩人都為我們見證了「我愛故我在」。
詩人泰戈爾說:「相信愛情,即便它給你帶來悲傷也要相信愛情。」
文學家紀德說:「我深刻地愛著你,但卻不得不絕望地承認:當你遠離我時,我愛你更深。」
惠妮.休斯頓唱著:「如果我留下來,我會成為你的羈絆。所以我離去,但我知道,我每邁出一步都會想著你,於是我會永遠愛你……」
愛,是生命經過風吹雨打後的結晶;愛,是思念千迴萬轉後的覺悟。一個人可以拋棄一切名利物質的追求,卻不可以拋棄愛。讓愛復活,讓愛啟動,一個人活在愛的知覺裡,才能深深感受到「活著」的趣味和感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