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五周年省思

3

今年適逢太陽花學運五周年紀念,對台灣而言,經過多年後的沉澱,社會上關心公共議題的年輕人愈來愈多,無論是當年的服貿協議、反核四運動、反課綱微調、以核養綠活動、年改陳抗活動等,經歷過無數次街頭運動洗禮的台灣社會,儼然成為民主的典範之一,然而面對民主體制的日漸成熟,對台灣來說,嚴峻的國際情勢仍需社會更加關注。
從美中台三角關係來說,美中貿易戰、印太戰略這些與亞太情勢相關的議題,無論是從基本的安全議題,到與民生最接近的經濟問題,台灣皆不能置身事外。
從亞太區域的角度來說,大陸、南韓與日本針對經貿議題頻頻交換意見,在主權爭議與課綱議題中,暫時挪開,面對東南亞的經濟全面崛起之際,東北亞三國躍躍欲試,台灣雖然有新南向政策的努力,但面對長年的輕東南亞路線,加上複雜的兩岸關係尚未移開陳年的枷鎖,隨著當年學運所造成的服貿、貨貿卡關,國內經濟的成長動能有限,當年看似風光的學運,恐成為當今台灣經濟困境的主因之一。
按照當年政府的設想,透過兩岸洽簽服務貿易協定,能優先為台灣的服務業提供一條更便捷的市場發展道路,配合兩岸的經貿合作,亞太的周遭國家在看待兩岸關係和緩時,自然願意與我國發展正常的經貿關係,包括簽署經濟合作協議,其中當馬政府先於二○○九年提出「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時,新加坡與紐西蘭也與我國洽簽自由貿易協定,正說明穩固的兩岸政治情勢,有利於台灣的經貿發展。
無奈面對激情民眾的抗議,台灣再度失去合作的契機,現階段南韓不但早已與大陸簽署自由貿易相關協定,加上南韓的產業與台灣有將近百分之七十重疊,自然被我國視為最強勁的競爭對手。二○一四年,台灣原本有機會捷足先登,無奈時不我與,在國家認同與經濟發展上,台灣選擇前者,而忽略最重要的民生經濟,這也是為何台灣的競爭力逐年下滑的因素之一。
雖然學運給予台灣社會注入不同的能量,為多元社會下的台灣,提供更多的思考模式,這是對於學運較有利的論述。但社會運動對於國家的影響,仍必須從國際角度來論。
中國大陸為台灣第一大貿易夥伴,每年有超過百分之四十的貨品銷往大陸,美國、日本、東南亞與歐洲雖然也為台灣的貿易夥伴,但基於地緣優勢、文化及語言的方便性,兩岸在經貿上的合作,已是一個無法回頭的道路。
一九九○年代「戒急用忍」的政策,受到政府意識形態干擾,當年的抗議事件,受到民眾撻伐,雖性質有所區別,但對台灣的經濟傷害至今無法抹滅。換言之,看似民主聖地的台灣,早已為經濟發展不佳的鐵證,付出相當程度的犧牲。
嘉山(嘉義市/研究人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