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從「同心圓史觀」到「世界文明史觀」

9

執筆人:黃光國 台灣大學心理系教授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台灣曾經一度創造出「東亞四條小龍」的經濟奇蹟。可是,從1994年教改以來,整個社會的動力便由盛轉衰,而逐漸淪為「四條小龍」之末。其原因固然不止一端,然而,杜正勝擔任教育部長時所提倡的「同心圓史觀」,使台灣學生培養出一種「自我中心」的心態,不知道如何從世界文明發展的觀點,來看台灣的特殊歷史地位;也看不出未來努力的方向,結果只能在所謂的「多元文化主義」中漂蕩。
從世界文明發展的觀點來看,德國哲學家雅斯培指出:從西元前800年到西元前200年的600年之間,是人類文明發展的「軸樞時期」,世界上四個獨立的地區,出現了許多思想家,由四位偉大的聖哲總其成:佛陀、蘇格拉底、孔子和基督。西元第1世紀,佛教傳入中國,和中國文化傳統結合成「儒、釋、道」三敎合一的東亞文明,維持了1千多年的優勢。
從西元476年西羅馬帝國滅亡,到西元1453年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攻占君士坦丁堡的1千年之間,是西方歴史上的「黑暗時期」。土耳其人阻斷了歐亞之間的通道,從第15世紀起,歐洲人展開大航海時代。他們向西方航行,發現了美洲大陸之後,競相發展殖民帝國主義,葡萄牙、西班牙、荷蘭先後崛起,到了19世紀,英國成為「日不落帝國」;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又取而代之,成為20世紀世界的霸主。
中國自「鴉片戰爭」失利之後,即歩入「羞辱的世紀」,「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變成列強侵吞的對象;相反地,日本從「明治維新」之後,即致力於「脫亞入歐」,模仿西方的殖民擴張主義,以中國及亞洲各國作為侵吞對象。甲午戰爭結束,清廷把台灣割讓給日本,種下今天台灣人民「認同危機」的主要原因。
從宏觀的歷史發展角度來看,未來中國文化發展的主要方向,必然是以「儒、釋、道」三教合一的文化作為基底,吸納作為西方文明之精華的科學哲學,建構客觀的知識體系,「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來說清楚自己的文化傳統。由於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影響,中國大陸的知識分子要想達成這項任務,大多仍然力有未逮,這也正是台灣知識界發展長才的大好良機。
從這種史觀來看,目前中美雙方之間的貿易戰爭,其深層原因,其實是兩大文明之間的角力。看清楚這個大方向,台灣的知識分子便不難在歷史的洪流中,找到自己的定位。相反的,如果我們採取所謂的「同心圓史觀」,把台灣跟中國的歷史切割開,又把自己的歷史限縮在500年之內,我們便很容易培養出目光如豆,只想追求「小確幸」的下一代。這些人歩入政壇之後,台灣的政治必然是紛紛擾擾,不知伊於胡底。
今天台灣政壇及社會中的種種亂象,其實是1994年教改所種下的惡果。這種敎改誠然是當時某種社會力量運作所致。
然而,「亡羊補牢,猶未為晚」,人類最可貴的能力,就是從自己成功和失敗的經驗中吸取敎訓。在經過這麼多年的亂象之後,我們的知識界應該有「反潮流」的勇氣,秉持專業良知,提出更為宏觀的「世界文明發展史觀」,來撥亂反正,跟「同心圓史觀」抗衡。唯有如此,台灣才有可能甩脫亂象,走向未來。凡我同道,其勉之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