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我的歌】台灣的女兒鳳飛飛

13

文/曹郁美
鳳飛飛是桃園大溪人,六十歲那年病逝,安厝於大溪佛光山的寶塔寺。她是道地的台灣人,又是娛樂圈的歌唱女神,僅以本文敬獻給這位「台灣的女兒」,今天我們要談的是她的兩首歌。
一九七○年代,瓊瑤的聲勢銳不可擋,誰能唱她的電影主題曲誰就是幸運兒。《我是一片雲》是瓊瑤原著,由陳鴻烈執導演筒搬上銀幕,主題曲〈我是一片雲〉為瓊瑤作詞、古月(左宏元)作曲、鳳飛飛演唱、「歌林」發行。
這部電影、這首歌創下了幾項特殊記錄:
❶導演陳鴻烈是前邵氏男星(以反派聞名,也是潘迎紫前夫),怎會執導愛情文藝片?這就有個故事了。據影人陳煒智提供資料:當時盛竹如、左宏元、平鑫濤和瓊瑤等成立巨星公司,創業作是《我是一片雲》,找了在香港「邵氏」失意、已來台發展多時的陳鴻烈擔綱,「反派一哥執導愛情文藝戲」夠噱夠有話題了吧?結果票房大獲全勝。
❷林青霞首度與瓊瑤合作。
❸瓊瑤少見的悲劇之作。女主角(即林青霞)最後發瘋,遇見什麼人問她,都回答:「我是一片雲」,是不是既悲傷又夢幻?
❹本片開啟了瓊瑤小說傳進大陸的第一砲。
❺本片主題曲該由誰演唱?瓊瑤本屬意鄧麗君,因前面有《彩雲飛》的合作成功,記得嗎?片中的〈我怎能離開你〉、〈千言萬語〉紅透了。但,左宏元極力推薦鳳飛飛,並拍胸脯保證絕對成功。果不其然〈我是一片雲〉亦紅透了,左老師應是鳳飛飛的恩人吧!左宏元與瓊瑤的熟識始於電影《啞女情深》,瓊瑤是原著作者,左宏元擔任電影配樂。
至此,可以得出一個結論,瓊瑤電影中的女主角若是甄珍,其幕後代唱多是鄧麗君;甄珍婚後淡出,其玉女地位由林青霞瓜代,幕後代唱則換成鳳飛飛。除了〈我是一片雲〉,鳳還唱了〈松林的低語〉、〈月朦朧鳥朦朧〉、〈奔向彩虹〉、〈一顆紅豆〉、〈雁兒在林梢〉、〈金盞花〉等,證明鳳已博得瓊瑤的信任。並且,除了〈雁兒在林梢〉,其餘全是左宏元作曲;瓊瑤、左宏元(即古月)、鳳飛飛算是當時的流行歌曲鐵三角。
❻據「歌林」表示,鳳的這張《我是一片雲》專輯共賣出七十萬張,我懷疑是否把猖獗的盜版算進去了?
〈我是一片雲〉的歌詞只有八句,夢幻飄渺一如瓊瑤的一貫風格:「我是一片雲,天空是我家,朝迎旭日昇,暮送夕陽下。我是一片雲,自在又瀟灑,身隨魂夢飛,(它)來去無牽掛。」那是二秦二林、瓊瑤電影的「三廳」時代,也是鳳飛飛歌唱的高峰期。
大約一九八○年,日本的谷村新司創作、演唱了一首〈昴〉,日語讀作SUBARU。「昴」是星宿名,據說共有六顆,因此應稱為「星團」。原歌詞中譯幾句:「啊……不知那一天,不知何人與我一樣要走這一條路?啊……要等到何時,才能走完這條路?我要向前行,帶著蒼白的面容,我要向前行,再會吧昴星團。」是說:歌者踽踽獨行,仰望星空發出感觸,最後以「我要前行(「離去」之意)」、「再會吧昴星」作收。
整首歌十分優美,首先是喃喃低吟,進入附歌則高拔上去但卻無激情,全曲充滿荒野孤寂感。據說鄧麗君與谷村新司於一九八九年合唱本曲時,她的眼淚奪眶而出。二○一○年四月卅日的上海世博開幕式上,谷村新司親臨演唱本曲,感動了在場觀眾。天上的昴星團恐怕要意外:「我們怎麼瞬間成了人間的最愛?」
本曲一推出之後不但在日本,也在華人地區引起震盪。以台灣來說,鳳飛飛唱〈另一種鄉愁〉、鄧麗君唱〈星〉、姜育恆唱〈我的心沒有回程〉、崔苔菁唱〈金色童年〉。甚至還有台語版:龍千玉的〈無怨無恨〉、洪榮宏的〈為何那會斷了情〉;另外,大陸版、粵語版亦甚多,可知大家對它是多麼喜愛。不過說起來還是鳳飛飛版最為人知,它收錄於《好好愛我》專輯。這兩首歌一抒情一輕快輪番上陣,飛飛的唱功讓人折服,因為她歌路寬廣、感情的收放拿捏皆得宜。
〈另一種鄉愁〉的歌詞由晨曦填寫,比較貼近谷村新司的原詞,最後幾句是:「那雲和樹,不要遮斷那故鄉的道路。我雖沒有哭,只怨那雨和露。」大家聽著聽著,都強忍眼淚不讓它落下,可知它是多麼悸動人心。
您還記得這兩首歌嗎?〈我是一片雲〉與〈另一種鄉愁〉陪伴我們的青春歲月;謝謝你,台灣的女兒鳳飛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