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月主題徵文–書房】 我的好書房

20

文/融思
獨生女的我,從小一直都是自己一間房,房裡有我自己的書桌。桌上有木質的書架、檯燈和筆筒。所有的一切都是父親親自挑選、擺設。然而,有好書桌並不表示我是好學生,又因父親的溺愛,青春期的我沒能好好在那間有書桌的閨房,為父母、為自己讀出好成績。
出了社會,我還是自己一間房,房裡有自己的梳妝台,還有父親為我挑選的書櫃。他堅持「書中自有顏如玉」。溫柔的父親總是書、報不離手的做我的榜樣,然而,我真的不是讀書的料,五百度的近視也是母親溺愛到跟眼鏡行說:「她喜歡就幫她配一副吧!」就這樣我沒近視還愛戴眼鏡,真的就戴成五百度大近視。
婚後買屋、換屋好幾次,都沒想過隔一間書房,仔細看看我們現在的房間,其實是兩間房打通,很寬敞的臥室。沒有梳妝台的我,房內有一張小書桌,讓我可以記家庭的流水帳。
其實,還在拚經濟的我們,因為工作就在醫院病房,一天下來除了小小的陪病床可以稍做休息外,床旁桌成了我放筆電的好地方。我不是好學生,卻習慣寫日記,從年輕手寫到現在用筆電,盡可能將每天的喜、怒、哀、樂都存檔。
在醫院我也把書和報紙當成精神食糧。因為看護的工作不能讓我想去哪就去哪?所以,買早餐時我一定會買一份報紙。醫院每天還會有義工推著書車來鼓勵大家借閱,基本上工作時,書報是不致斷糧。
基層勞工的我們,家裡一直沒書房,因為,好不容易買了房子,家人能安置好就是最大的安慰了。但是,不論是圖書館、書局,甚或是醫院的陪病床。在我來說,有書報的地方就是我的好書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