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生活】 幸福存摺

35

文/劉雲英
滿頭銀絲的社大老師在腦後紮成一條長辮子,宣稱自己是名副其實的銀髮族。她要我們跟左鄰右舍握手問候,並大聲說出:「認識你真好。」坐我旁邊的胖大嬸有一雙柔軟玉手,她說本姓田,「妳可以叫我小甜甜!」她多肉的臉龐把眼睛推擠成一彎月,笑容可掬的樣子,但是叫她「小甜甜」,我怎麼也說不出口。
老師說台灣人很保守,他問平常會跟老伴或兒女擁抱,說我愛你的有幾人?台下百餘位學生手舉得零零落落,我聽見有些老人家交頭接耳,說不興這一套啦!老師表示,活到這把年紀能來社大上課,就代表行動自如,經濟無虞,也許不少人都小有積蓄,銀行存摺厚厚一疊,然而幸福存摺呢?你有幾本?那是幸福生活的保障,必須及早儲蓄,可別活到最後,窮得只剩下錢!
「回家後,跟另一半或兒女面對面坐著,雙手緊握對方,四目交接,請他說出對你的感覺。」快下課時,老師出作業,要我們下堂課報告成果。隔周,班長率先上台發表心得,他說那天像老鷹抓小雞般抓著妻女正襟危坐,但對視不到十秒鐘,她們就紛紛笑場逃離,大女兒甚至甩開他的手,頻說好肉麻,後來他恩威並用,才讓小女兒安坐在他面前,他把題目丟給她,小女兒索盡枯腸,好半晌才擠出一句話:「我曾聽外婆說你是個好人,你應該就是好人吧!不然媽怎會嫁給你?」大女兒在一旁補充:「對啊!外婆說過,她不會看走眼。」
班長強調他好不容易施展戶長權威,心裡還隱隱然存在著某種高度期待,不料卻只落個好人虛名,同個屋簷下生活了一、二十年,怎麼就沒人看透他的真心?他的一番話惹得全班哄笑不已。老師說:「那你的幸福存摺存款不足,要加把勁哦!」我其實也差不多,根本沒勇氣跟兒子提及此項家庭作業,我可想而知他的反應。對於家人,縱有很深的愛意,也總是羞於啟口,更何況肢體語言,我也是不擅理財吧。
或許該從身旁的同學先下手練膽量,譬如:「小甜甜,待會下課要不要一起吃飯?」把這句話說出口,應該沒那麼難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