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兩岸願景 還有段長路要走

2

台北市長柯文哲在華府就兩岸關係提出了若干看法,嚴格而論,這些看法還只能是在所謂「美麗願景」的階段,基本上並不見可行性方案,更沒有一般所謂的路線圖;換言之,說是一種願望或態度則可,但如果要以之處理兩岸問題,恐怕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例如,他說,「台灣不要故意把中國大陸當成敵人,美國是台灣的朋友,這就是未來中美台三角角力下的台灣戰略。」善哉,斯言!不把中國大陸當做是敵人,這是一種態度,美國是台灣的朋友,這是一種態度;但要如何做,才能達成這些願望和態度?可供執行的相應政策是什麼?五個互相,具基本上的善意,當然該予以肯定;但問題在於,這最多也只能說是態度主張,政策在哪裡?通俗的說法是,牛肉呢?
另外,對於兩岸關係,柯文哲表示,「反對用仇恨當作政治對立,兩岸應該要開始對話,重新建立互信,這才是最重要的第一步。」這些主張當然是好的,但同樣要問的是,如何做?「兩岸應該要開始對話」,民進黨也同樣的主張,而且不知講了多少遍,但卻完全不能成事;柯文哲的主張和民進黨有何不同?為何就能成事?而更精確的問題是,大家都可以問,兩岸如要進行對話,彼此相對應的身分為何?兩岸彼此是在一個什麼樣的相對地位上對話?通俗的話說,就是,你是誰?我又是誰?我們兩邊相對的身分地位又是什麼?柯市長顯然沒有能回答這個問題?有沒有處理的方法?
柯文哲要克服的問題還不止於此;他本人對於兩岸事務發展的歷史,可能還有很多的課要補;例如,他說,「台灣和中國大陸最大的問題,就是雙方沒有互信,就像國民黨在講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中國大陸的九二共識卻是一中。」這段話不只是沒有準確描述兩岸問題的發展過程;更對當年共識的發展經過欠缺了解。
國民黨講「一中各表」的時間遠早於「九二共識」這個名辭。早在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二日,當時大陸海協會副會長孫亞夫打電話告知我方海基會祕書長陳榮傑表示,「接受並充份尊重」我方在香港會談中所提「雙方各自以口頭表述一個中國原則」時,當年這個所謂的共識即已成立。而這個共識的成立才直接導致一九九三年的辜汪會談。當時所謂的「一中各表」,其意是指「雙方各自以口頭表述一個中國原則」,北京雖不喜歡,但並無互信的問題;後來是因為李登輝把「一中各表」表出了所謂的「特殊兩國論」,才出現問題。
孫揚明(台北市╲資深媒體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