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畫家索洛亞:每天餓得想畫畫

10

文╱張淑英(台大外文系教授)
倫敦國家美術館本月十三日,由威爾斯親王查爾斯和西班牙王后蕾蒂希雅共同主持「索洛亞:光之大師」展覽開幕典禮,展期至七月七日止。
倫敦國家美術館是倫敦藝術重鎮,此次以四個月展期展出西班牙畫家索洛亞(Joaquín Sorolla y Bastida, 1863-1923)的六十幅代表作,二十六幅來自馬德里索洛亞美術館,其餘則有紐約、英國等地的私人收藏,媒體稱此畫展為「世紀之光」。
原來,此次索洛亞畫展是繼一九○八年後,倫敦再次展出他的作品。上個世紀初英國格拉夫頓美術館(Grafton Gallery)展出時,曾以「世界碩果僅存最好的畫家」的美譽讚頌索洛亞。此番,倫敦之後,八月三日至十一月三日將接續在都柏林國家美術館展出,堪稱是西班牙、英國、愛爾蘭年度藝術盛事。
索洛亞的畫風和所屬的年代,適逢法國印象派的全盛時期,端看巴黎奧塞美術館那群雄輩出,頂尖對決的大師林立,非法裔的除了梵谷猶可分庭抗禮,其他優秀畫家,一時恐怕難與爭鋒。
然而,所謂大師和不朽之作,乃經時間的淬鍊,今日持平客觀看待索洛亞的作品,不僅可與印象派大師相提並論,其社會關懷的主題贏得更多讚賞。
索洛亞的繪畫歷程,西班牙之外,羅馬和巴黎也是他陶養技巧、勤練筆工的搖籃,沙金和莫內是影響他的繪畫最深的兩位畫家。他的畫作約可分為幾個主題:社會關懷、風景、肖像、民俗采風、生活寫生。他的故鄉—地中海岸的瓦倫西亞是靈感和素材所在。我們在地思索,就如楊三郎的山林風景、李梅樹畫三峽老家、陳澄波的淡水風景與嘉義街景一樣,取景生活與大自然。
索洛亞社會關懷的名畫《有人還嫌魚貴?》畫出漁夫受傷悽苦的畫面,對「討海」和為生活搏鬥的漁人抒發悲憫。他的畫作裡,男人大多是遠洋捕魚返家的苦力,女人則是守家補網的勞動力。
此外,他的妻子和子女也都成了畫布的主角:《海邊散步》將太太和女兒同時入畫。兩人白色長服,海浪的波紋與服飾的皺摺,在光的襯映下,藍海、白衣、黃沙匯成一體。海邊戲水則是地中海岸邊的日常生活寫生,鄰家小孩赤膊戲水的系列畫作更是辨識索洛亞繪畫的標誌,其中《悲傷的遺產》,畫出小兒痲痺孩童戲水的不便,結合社會關懷與家鄉采風,得到更多共鳴。
肖像畫更不在話下,當時的名人,諾貝爾醫學獎拉蒙.卡哈爾,名詩人馬恰多,國王阿方索十三世……都是索洛亞畫筆下的貴人。
光與色彩,是畫家表現技巧的兩大元素。繪畫史上,荷蘭的林布蘭特、稍早幾年的西班牙委拉茲蓋茲、法國的德拉克洛瓦也都被譽為光之大師。三位異曲同工,明暗、黑白對稱登峰造極。索洛亞的畫筆,則以「白」取勝,白中白,亮中亮,論者稱唯有西班牙的陽光才有可能畫出來。
索洛亞以快筆著稱,喜愛戶外寫生,他說:「光影美景稍縱即逝,再也回不來。」因此,他下筆不後悔不遲疑,有些素寫╲速寫不到二十公分,多達二千幅。瓦倫西亞夏日的午後陽光,美少女泡水後的粉紅罩袍,生產後的母親 (雪白的棉被和母子躺臥的黑色頭髮對比),男女合力縫補白色的破帆,或女人持家補破網,這些俯拾即是的日常生活畫面,讓他捕捉瞬間的光影,留住永恆的燦爛。
「我每天餓得想畫畫」,這是光之大師索洛亞一生的呼喚。藉著此次倫敦展覽,希望我們也可以聆聽到大師的聲音,看見他的色彩即光,光即色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