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詩人

60

執筆人:路寒袖 作家
「我是詩人的學生,但真的學藝不精!老師您也認識我十幾年了,應該知道我的斤兩。覺得自己不適合加入『詩人族』,就拒絕邀請囉!
我不識好歹,您可別生氣哦!
昨天北上的動機是淡水和萬華街拍,然後齊東補張到此一遊的照片。我上午10點就踩點淡水老街,直到下午1點多才戀戀不捨的離開。
搭捷運板南線時,我開始精算著時間。往右是齊東(講座活動到3點半),往左是萬華(台灣歌謠之父特展到5點)。但還是誤點!我到齊東時,向陽老師已「吃」到《阿爹的飯包》了。
因爆滿,我沒脫鞋入內,就室外走逛。老師說要拍合照的時候,我就悄悄離開了。應該進去跟老師打聲招呼的,可是看您手機簡訊line不停,就不敢打擾了。
老師的得意門生是A和B。若是他們現身,是可以風光向他人介紹的。而我並不適合……
以前,我不想承認我是路氏門生,因自覺不配!但近年發現其實是啊!我是路人……。我不喜歡甲,我當乙就好。」
以上是我一位學生「乙」(這是她在line自己的稱呼)前幾天給我的line,她婉拒了我的邀請,不過從她的字裡行間,約略反映出許多人對詩(人)的印象。在我的學生中,乙一向謙卑低調,我不僅隱其名,也將她提及的另兩位學生的名字一起都隱了,希望乙,妳不要生氣哦。
而讀者你的看法又是如何呢?像乙這樣覺得詩人是高不可攀的文學貴族,或者那個經典嘲諷式的笑話:颱風吹落西門町的一塊招牌,打傷了三個人,其中兩位是詩人。
還是素樸充滿傳承精神的:「是誰傳下這詩人的行業╱黃昏裡掛起一盞燈」?(鄭愁予《野店》,1951年)詩是在黑夜將臨之際,掛起的一盞心靈燈火,讓我們不致迷失於混濁的世間。
事件的起因是這樣的,我因為策畫了齊東詩舍今年「詩的復興」活動,從2月中旬辦理第一場以來,每周六都去擔當主持的工作,而參與的民眾周周擠爆詩舍。其實第二周李敏勇、陳義芝、顏艾琳三位詩人的朗讀會時,我就被愛詩的熱情感動得難以名狀了,會後起心動念,想如何讓這股熱情持續加溫,而有了成立line群組以建構一個交流平台的決定。
既然與詩相關,群組乃取名「詩人族」。學生乙大概被這族名唬住了,以為參加者非得詩人不可,其實我的意思是:喜愛詩、讀詩、寫詩的人,以其家族。此一意涵與我曾寫過的一首同名詩作大異其趣:詩人族的盛宴裡╱我的姓氏未曾被叫喚過╱散會後,他們戴著桂冠╱並且互相讚美╱唯獨╱我╱將啞言的瞳孔開放給╱最遠最冷的╱一顆星(路寒袖《詩人族》,1979年)。
本詩刻畫出不沾風塵、不逐名利、孤僻倨傲的詩人身影,所有的情緒都自我收拾安頓,有種「我醉欲眠卿可去」的隨興不羈,但群組的「詩人族」我倒期待大家敞開胸懷,毫不藏私,大鳴大放,真誠的po詩、談詩、論詩,甚至論別人的論詩,想起高中當我初入詩門時,很幸福的有一群熱情的同儕可以切磋詩藝,容或年少青澀姿態笨拙,但討論起詩作時,朋友感情放一邊,彼此毫不保留,開誠布公,該批則批,一陣廝殺之後非但情誼更堅,而且詩學的功力倍增,更因為這種激盪,讓我了解到,一首詩不同的人讀,就有不同的感受,人生不也如此嗎?是了,「詩人族」正是希望每個人在詩中找到自我,也把自己的人生投射到一首首好的詩作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