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自在】現代人如何修持「一心不亂」與「正念現前」?(八)

17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專任教授)
絕招、絕招;練絕,成招!
為了幫助各位讀者進一步了解「練絕,成招」的具體內涵,我講一個大家小時都讀過的故事──「寫完一缸水」。晉朝的大書法王羲之,他在兒子王獻之小的時候,就開始教他寫書法。王獻之在十二歲的時候,就寫得一手好書法,獲得眾人讚賞。對於兒子這麼小就博得名聲,王羲之夫婦其實很擔心,怕獻之心生驕傲,反而不能進步。
有一天,王獻之寫了幾個字,洋洋得意地認為自己的書法已經寫得很好了,覺得和父親的字不相上下,興沖沖地拿去給父親看。王羲之看了以後,未置可否,只是用筆在其中的一個「大」字下面加了一點,然後對兒子說:「把這些字拿去給你母親看看吧!」
沒有得到父親的稱讚,王獻之心裡頗為失落,但是又不敢違逆父親,就把所寫的字拿去給母親看。母親仔細看了之後,指著那個「太」字說:「你寫的這些字,只有這一個「太」字下面的一點,還像你父親寫的,其餘的字都還不夠好,要勤加練習才是。」聽了母親的話之後,王獻之心裡更加失落,也提不起勁練書法了,只想到處遊玩。
有一天,王獻之在散步的時候,無意間看到一位眼盲的老婆婆在織布,他覺得很奇怪,就問老婆婆:「您的眼睛看不見,怎麼能織布?」老婆婆聽到王獻之的問話,就笑著說:「我的眼睛雖然看不見,但是只要用心努力練習,也能夠織布啊!」聽了老婆婆的話之後,王獻之突然領悟到:學習必須靠自己不斷地用心練習才能成就。於是他收起玩心,立刻回家。
回到家之後,獻之在院子裡的大水缸中裝滿水,發誓說:「從今日開始,我要天天用這一缸的水磨墨練字,沒有把這缸水用完,絕不休息。」從那一天起,王獻之每天都很努力地用心寫書法,不再懈怠。果然,那一缸水還沒用完,他所寫的字就和父親王羲之一樣有名了。
坦白地說,練書法寫字根本就不是什麼「神祕的招式」,譬如「永字八法」,大家都知道,但是光知道是沒有用的,如果沒有人練的話,它永遠不會成為「絕招」,只有當某個人力行實踐將這個人人都知曉的「永字八法」練到透徹絕頂的地步,它就成為這個人的「絕招」,這就是「練絕,成招」的具體意涵。
這個道理其實是共通「世間法」與「出世間法」的,不論是世間琴棋書畫、舞文弄墨、棍棒刀槍、拳腳功夫等十八般武藝,或是禮佛拜懺、誦經持咒、念佛參禪……等修持功夫,都是要「練絕」才能「成招」的!
念佛如何一心不亂──
「念佛三昧」的現代意義解祕與啟示
念佛如何一心不亂?這是很多佛弟子與淨土行者心中的疑問。不過,大家都把這個問題想得太玄了,以至於覺得「一心不亂」遙不可及。為了幫助大家正確地認知念佛法門,進而培養深切的自信心,然後能夠確實依教奉行,我以《楞嚴經》中的〈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來解說念佛法門的道理與「一心不亂」的奧祕——就是「念佛三昧」。
在〈念佛圓通章〉中,大勢至菩薩首先闡明一個「二憶念深」的道理:「譬如有人,一專為憶,一人專忘;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見非見。二人相憶,二憶念深;如是乃至從生至生,同於形影,不相乖異。」意思就是說,譬如有兩個人,其中有一個人一直憶念對方,而另一個人卻一直遺忘對方,如此一來,這二個人即使相逢,也是見面而不相識。反之,如果二人彼此互相深切憶念,就會生生世世相聚不離。
基於這個道理,大勢至菩薩接著說:「十方如來,憐念眾生,如母憶子;若子逃逝,雖憶何為?子若憶母,如母憶時,母子歷生,不相違遠。」意思就是說,十方諸佛憐愍垂念眾生,就像慈母憶念出門在外的遊子一樣,但是如果遊子躲得遠遠的,慈母雖然憶念深切,又有什麼用呢?反過來說,如果遊子也同時憶念母親,而且就像慈母憶念遊子一樣地深切,那麼母子二人,生生世世都不會分離。
所以大家要明瞭,不是我們凡夫單方面地在念佛而已,其實,十方的諸佛、菩薩更是一直慈悲地護念著我們啊!但是我們都忘了佛菩薩的存在,甚至於根本就不知不覺。
(續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