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峰時光】正月過年(下)

8

文/徐禎苓
朝聖的最後一站是大眾廟。拜完返家已凌晨五點多,大家徒步了整整五個鐘頭,肚子餓極了。昆仔都曉得,他也餓了。他再度帶孩子出門,到南大路上覓早餐。攤販曉得拜天公那天早上會有絡繹的客人,一大早所有攤販都出席。昆仔他們聚到攤上,點了豆漿油條,大快朵頤。
等到躺在床上已經天亮六點,睡幾個鐘頭,九點又要起來準備拜拜。過年過得真累。累歸累,過年卻別於平日,吃的用的穿的都因為節日有了豐足的機會,那種煥然一新的感覺,還是令人遙頸盼望。
就拿除夕來說,晚上的團圓飯一直是全家最重視的。傍晚,阿美阿慶已在灶腳旁幫忙升火燒炭,然後將熱烘烘的炭爐放在餐桌下,吃飯時熱著雙腳,屋子都暖了起來。這是平日不曾享有的,因此只要看到炭爐,就直覺與過年等號。拜拜完,全家聚在桌上吃年夜飯,豢養的貓貓狗狗在一旁排排坐,等候主人們從桌上拋丟骨頭、食物,牠們也一起圍爐吃豐厚的年夜飯。
飯後,昆仔照例發紅包,按照長幼,大姊阿美拿十塊,阿慶領到八塊,阿源六塊,等差遞減。領完紅包的第一件事,孩子們跑去雜貨店買沖天炮,和鄰居孩子一起到對面的田地玩。舊的一年,好的不好的,都在炮聲中炸個粉碎,恩怨勾銷,重新歸零,來年正要開始。
翌日早晨,趁著阿鳳、昆仔準備「開正」之前,小孩會到竹蓮街口的攤販吃早餐,他們總點一顆肉圓配一碗魚丸湯,一塊錢,吃得飽飽再歸來。開正完,再跟著昆仔繼續到市區各大廟宇行香。
初二,阿鳳沒有回娘家,所以早上拜拜完,孩子們就結伴到市區玩。他們會到社教館看露天電影,電影票一塊錢,播的是日本片。阿慶最喜歡小林旭,長得又高又帥又厲害,每一次出場都令他驚豔。電影結束,一干人到附近的小商鋪逛逛,買糖果。這是過年最欣喜的事,不用上學,不用作業,專心玩就好。
那時候的年休只到初三。初三中午,昆仔的親人來家裡走春,他們習慣辦兩三桌,由阿鳳當總鋪師,煮滿桌好料。這天吃的總是比前幾天的菜更好,不是為了年假收尾,而是有客人的緣故,最好的給別人嘗,讓人家知道自己過的沒有那麼不好。譬如比豬肉價格還高昂的豬肝,便等到這天宴客才下料。
年假一過,尖峰巷又回到常軌,如往常早起工作。收假令人鬱悶,但沒關係,一日一日慢慢走,新年總會遇上的。昆仔踢了一下腳踏車架,跳上車座,欣然往工地去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