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時刻】小可樂

6

文/周靜芝
在知識和世界之間,我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知識是對內,世界是對外,如何融洽銜接兩者,有時讓我困惑。
泰戈爾在〈孩兒之歌〉裡寫:
「孩兒知道各種的智慧之辭,雖然世上很少人能了解那些意思。
這不是無故的,他常不言不語。
他唯一的願望是從母親的唇邊來學習母親的說話,這是他為什麼看來這樣渾噩。」
去年暑假,我在一個午餐會裡認識了「小可樂」──兩歲,短短的小平頭,兩顆圓圓亮亮的眼珠子藏在總是笑得如月牙兒般的笑容裡。
小可樂是四分之一日本與四分之三中國的混血,爸爸在史坦福大學教書,媽媽職醫。小可樂在父親與他說日文時,就用日語回答;與玩伴遊戲時即用英文;而和一向與他以國語溝通的母親則講中文。
小可樂的母親自幼在國外成長,其實只看懂幾粒簡單的中文字,卻通過看連續劇的方式學了不少中文會話。並且以身作則,能說多少中文就用多少中文與小可樂講話。
小可樂便成了在餐會中與我說中文的「重要夥伴」。他為了一定要隨著手機裡某個畫面唱跳,用小手在手機面上撥滑尋訪,若滑離的太遠,甚至懂得先回到Home Page(主頁)上重新來過。
我看到小可樂歡樂與自然的情狀,好生羡慕,他的名字確實配合他的教育與個性,一個可以與人一起歡快的小可人兒。
我們從小拚命學習,所得為何?我住的隔壁城市中,中國人與印度人占人口過大半,到處都見補習班,似乎學童的每一樣學習,一定得經由加強知識的教導與傳授方止。
教育應該是小可樂那樣的,從平日生活中母親唇邊「自由的學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