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藍橋遺夢──寫給基隆的中山陸橋和你

11

文/姝姈
藍藍的「千禧曼波」連接著火車站和你阿嬤家,
你來基隆火車站接我,
一同到的還有我最愛的珍珠奶茶。
這裡沒有北車的整潔,
卻也沒有那裡的嘈雜,
幾下鐵輪轉動的「咔嚓咔嚓」,
又是一班通勤的人趕著回家,
一班亟待出發。
飯畢之後走出阿嬤家,
挑好中山橋長長的走廊的一個廊洞,
找到樓上注視我們遠去的阿公阿嬤,
我們揮手說「再見啦」,
他們看著我們打打鬧鬧,嘻嘻哈哈。
橋廊年久失修,坑坑窪窪,
後來好像還有一次坍塌,
聽得遠在大洋彼岸的我「心驚驚(kiann kiann)」。
不過待我又一個炎夏到基隆的時候,
一切如舊,
依然嬉戲追打,沒有在怕。
上次去基隆你已出走離家,
再過中山橋,
一路靜默無話。
你說她很辛苦,是單親媽媽,
一位新住民在台灣地位低下,
要淹沒在旁人的唾沫中支撐養家。
我心思不佳,
但望你誓要娶她的堅定,
就好像我們曾經攜手的一春又一夏。
後來,
他們說中山橋要拆了,
基隆人紛紛前去拍照打卡,
之中,是否也有你和你的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