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選舉 油電水漲不動

1

【本報台北訊】二○二○年總統大選將近,電價自去年十月已經連兩度凍漲,油價也是去年十月宣布凍漲到年底,今年又碰上亞鄰最低價的調整上限,數度「應漲無法漲」,中油副總經理方振仁指出,二月份已因為亞鄰最低價限制,吸收三點四四億元。
中油粗估,因亞鄰最低價限制,汽油價格每周只要少漲一角,當周就必須吸收約一千五百萬元,以本周情況為例,汽油每公升少漲七角,中油至少需吸收一點零五億元。方振仁指出,實際吸收之價格仍須依據當周銷售量統計,不過二月份統計已因為亞鄰最低價,吸收了三點四四億元。
亞鄰最低價緊箍咒 拿不掉
今年初中油原有意向經濟部提案,重新調整浮動油價公式,刪除亞鄰最低價的限制,避免中油吸收太多,甚至還在媒體餐敘時主動「放出」此消息。不過據了解,最終被經濟部打了回票,甚至並未成案送進經濟部,而是直接胎死腹中。方振仁坦言,目前還在「研擬中」,是否會再提案仍須與經濟部交換意見。
去年底地方選舉,今年又碰上二○二○年總統大選開跑,台電已經自去年十月、今年四月起,透過官派代表較多的電價費率審議會,兩度決議凍漲電價,甚至還「預言」,今年十月電價可能繼續凍漲。不過翻開台電財報,去年整年度虧損達八十一億元,其中在電業項目的虧損就高達一百四十億元,今年累積至二月底虧損更一口氣高達一百零二億元,遠超過去年整年的虧損。
近一年來電價兩度凍漲,雖然都是以電價平穩準備基金挹注,且該基金是來自一○四年起,每年從台電公司獲利中扣除百分之五利潤後,其餘提撥至電價平穩準備基金,待電價「應漲不漲」時挹注,不過這無疑是挖東牆補西牆。
油、電之外,台水從一九九四年起,已有二十四年凍漲水價,因此台灣水價「高居」全球第三低,工業用水更是全球最低,台水雖然在去年底研擬水價調整方案,期望今年透過董事會調整台水體質,不過各地方政府董監事卻以臨時動議反對,因此水價調整方案遭無限期擱置。選舉將近,油、電、水調漲至合理價錢的機會又更低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