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練習題】 獎勵好行為,是議價還是教育?

12

文/袁葦(職能治療師)
春天的假期,陪母親返回故鄉,探望多年未見的伯父一家。
堂妹的獨生女兒寶兒,是伯父一家三代的心肝寵兒,才三歲半很就聰明伶俐,能說善道,和大人們一問一答時,童言童語的模樣煞是可愛。
就這麼一個寶貝,堂妹教養起孩子可不含糊。學習、發展、營養健康,嚴格按照書上的指示,遇上教養問題,也會和網友討論,互相指點迷津。
晚餐時,堂妹哄著寶兒吃她最不喜歡的花椰菜。遇上討厭的食物,寶兒可拗了,噘著小嘴巴,硬是不吃。
堂妹說:「吃完小樹(花椰菜),等下就可以吃一顆糖,好不好?」
寶兒頭搖得像波浪鼓般,甩著小辮子說:「不要!」
「那,吃兩顆糖?好不?」
「不要!不要小樹,只要糖。」
「那媽媽給你三顆糖,妳吃兩口小樹就好。小樹很健康的呢……」堂妹開始向三歲半的娃兒說教。
「不要!不吃小樹,要吃糖……」寶兒癟起嘴,眼淚瞬間溢出眼眶。
我側耳聽著堂妹母女倆你來我往地講條件、喊價碼……不禁認真思考起來:教養,難道是議價般教出來的?希望孩子做到的事,一定要用條件來交換嗎?
最終,寶兒同意以五顆糖果的代價,吃完堂妹要求的兩口小樹。
我知道,堂妹想試著用獎勵的方式鼓勵孩子吃下健康的蔬菜。但是,當媽媽為了一個目標與孩子交換條件,在這討價還價的過程中,孩子學會了什麼?充其量,孩子可以學到為自己的利益去爭取,但大多數的時候,只是在縱容他們鬧脾氣,把決定權交給孩子罷了。
而且,隨著孩子年紀愈來愈大,他們的欲望也會愈來愈大。增強物會從小貼紙、玩具、麥當勞,逐漸變成遊戲點數、零用錢、智慧手機、電腦……跑車?到時,我們還能夠與孩子們交換什麼?
我經常遇到一些父母對我說:「袁老師,所有您告訴我的原則我都照做了,可是孩子就是不聽話,吃定了我!」同時我也觀察到,被嚴格管教長大的父母,都不希望成為傳統的威權爸媽,教養時會詢問孩子的意見。但以他們從小聽話的個性,要他們在子女面前溫柔地堅持,有時真的很難。
那麼,「正向增強」該怎麼運用?
應該是針對希望孩子養成的「目標行為本身」去獎勵,讓孩子產生主動的動機,去挑戰完成這項行為。引導孩子把重點放在「完成這項任務時的成就感,同時附加的獎賞也會隨之而來」,而不完全是為了獎賞去完成行為。
比如說,堂妹可以告訴寶兒:「花椰菜營養又健康,我知道你不喜歡吃(同理心),但是媽媽也知道你一定會吃完,變成更健康的寶兒(鼓勵孩子對任務產生興趣)。」之後,先觀察一下孩子的反應,再裝作很得意的樣子對她說:「挑戰自己成功的寶兒,可以吃糖糖(對目標行為做增強)。」
獎賞,應該是父母制定的規則,而不是雙方協商的約定。同時告知獎賞時,切忌採用開放式的問句,也不宜用討論的方式,更不能以「民主開放」之名,在結尾多問一句:「好不好?」
「當然不好啊!」如果我是孩子,父母要求我改掉東西亂放的壞習慣、吃我不愛吃的花椰菜,卻很認真地與我「商量討論」,如果符合他們的期望,就可以按照「我開的條件」獲得某些獎勵,那不就是讓孩子主導了局面?
教育不是議價談判。父母親與子女「議價」,是因為愛,但孩子一旦耍起脾氣來,所有的籌碼都沒有用;教育若是用討價還價的方式進行,父母最終還是輸家。
嗯,看樣子,我得找個時間好好與堂妹聊一聊了。如果她不希望未來被孩子牽著鼻子走,就得調整與寶兒說話的方式,以鼓勵為本質,來達到教育的目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