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緬甸不一樣

6

執筆人:郭壽旺 實踐大學全英授課國際企業系主任
因工作需要,再訪緬甸。幾度造訪緬甸才發現,我們對於這個國家知道得這麼有限,能夠收集得到的資訊也如此薄弱,鎖國超過半個世紀,緬甸很不一樣。
近幾十年來,從報章新聞聽到與緬甸有關的訊息,除了天災,都與翁山蘇姬有關,翁山蘇姬成了緬甸與世界連結的唯一線索,也曾是歐美國家認定改變緬甸的唯一希望。2012年緬甸改變了,翁山蘇姬獲釋放,緬甸不再是軍政府統治的獨裁國家,世界開始走進緬甸,有的為了一窺它的神祕色彩,有的為了它被覬覦已久的豐富天然資源。世界正一步一步掀開喬治歐威爾筆下緬甸的神祕面紗。
去年因為一場國際研討會,第一次認識來自緬甸教育界的學者,在國際場合仍見其男女均著傳統服飾連身長裙,因而顯得格外醒目。在他們的誠摯邀請下,展開了探索緬甸國際教育的可能性,因為與世隔絕太久,每一次訪問都累積了更多的疑問,才發現原來多年習得的國際經驗在緬甸都不適用,如此更加深了對此一神祕國度的好奇。它有獨特的半小時時差、汽車駕駛座同時有左駕和右駕、緬甸人只有名沒有姓、男女稱謂不僅是先生女士之別,更有因年紀不同而有不同的稱謂、名字極其相似甚難分辨、所有女人在臉頰塗抹兩坨黃楝粉的獨特審美觀,緬甸的基本教育為10年,與世界上國家多為12年完成高中教育不同,造成緬甸學子國際教育接軌的困難。
歷經數月,與誠懇邀約的緬甸學者的約定終於到來,在安排訪緬行程間,可以深切感受到緬甸朋友的熱情和與外界連結的渴望。其中幾位學者為英文老師,負責為所有期待認識國外大學的緬甸教師擔任翻譯,在仰光兩天,「被」安排見了10組人士,有高中教師、大學教授和行政人員、私塾老師、政府機構附屬培訓機構講師、教育仲介人士還有企業商會,他們都渴望「國外教育」。有的志在改革緬甸教育環境、有的希望提供學生出國留學機會、有的看到海外求學商機、有的則是期待藉由外部力量改變緬甸的未來。
在2012年緬甸剛對外開放時,有一位外國記者曾經這樣描述緬甸:「緬甸就像一個得了癌症的女人,她知道自己病了,但她還是照常過著她的生活,仿佛一切沒事一樣。她拒絕看病,她與人交往,人們也跟她說話,他們知道她得了癌症,她也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但沒人說破。」一個時空停滯60年的國家,突然打開世界的窗,著實有太多的不一樣,走在仰光街頭,兩旁林立的是英國殖民時期的斑駁建築,老舊樓房的頂樓密布著大大小小的電線與小耳朵,在街上行駛的公車多為日本、韓國的二手公車,車身廣告仍然留著日文、韓文的廣告,路邊群聚的緬甸人蹲著玩用塑膠瓶蓋做成的像下棋一般的遊戲,到處可見的廟宇旁老人或小孩賣著一籠一籠給信徒還願的麻雀。
這是緬甸城市的「風景」,透露出緬甸對外開放後,在傳統與現代、過去與現在、開放與保守之間的自我掙扎與摸索。一個「單純與脆弱」的國家面對爾虞我詐高度競爭的國際社會,未來的緬甸是否能夠改變因為被隔絕所造成的不一樣?留下它珍貴的不一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