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月主題徵文–書房】兒時的小書屋

8

文/筱荻
對於書房的最初印象,來自於遙遠的童年記憶。
那是一間滿含古樸風味的小屋,坐落在三合院的一隅,它是我的寢室,是靜謐的象徵。每當斑駁的拉門一閤上,時空的錯置感瞬間鋪天蓋地,窸窸窣窣的寫字聲此起彼落,給予夜愈加深沉前,一曲明快悠長的節奏。
唯一的小窗對著不遠處黑黝黝的竹林,在兄姊們都做完功課陸續離去之後,竹影化成了幢幢寂寞,攀附在屋裡的每個角落,也攀附在我的心頭。
每當月色爬上竹梢,芳華輝映在窗櫺時,視野所及一片迷離。風乍起,竹葉的沙沙聲響在幽微裡,帶著一分如泣如訴的韻味。書架上那一排排的童話故事,冷冷的佇立著,在薄光中勾畫出單調的線條。
不記得自何時起,有一個人總會踏著夜色而來,佇足在我的小窗前。窗上的剝啄之聲總是輕輕的,但我清晰可聞,因為有一種心情,它的名字叫等待。接住從窗外遞進來我鍾愛的小餅時,父親瘦長的身影有著慣常的沉默,向來,那是毋需言語的一刻。
餅乾一口咬下的清脆,瀰漫在暖暖的被窩裡,咀嚼的芳香也是。有時,我會將手掌一般大的餅攢在懷中,用手指磨搓它年輪般的紋路入夢。我把垂涎留給明天,只為延續我與父親的這個小祕密。
光陰荏苒,而今我的書房寬大雅潔,沒有絲毫兒時小書屋的風貌,但案頭上父親的相片,依舊是我所熟悉的沉默容顏。
雖然父親再不會為我送來兒時的小餅,那修長的身影也只能午夜夢迴再見,但父親含蓄的愛,仍然存在我長時記憶、深深懷念的小書屋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