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初衷

17

文/沐月
這半年,我親見兩件「無常」,也看到了自己對家人的忽視。
老夫人是我打工的雇主,她因為急性血癌住在VVIP病房接受化療,我每天固定時間去和她做伴聊天,好讓看護處理個人瑣事。老夫人藉家族的權力關係從地方一路展現到病房,三、四十坪的病房空間,堆置不少權貴探病的補品,每回我輪班時,都會在補品堆故做尋寶,又翻又掀看看有無「新」品,偶爾還哼唱台語歌〈金包銀〉:「別人的性命是框金又包銀,阮的性命不值錢……」唱畢再加個彎腰欠身,老夫人常常被我即興歌舞秀逗笑了。
她老人家常掛在嘴邊的話:「寧願吃飯呷輸人,也不要賺錢輸人。」她提醒我,舒適的生活是靠自己掙來。老夫人的勵志字句,像是灑蜜糖的吐司,色澤動人,味香可口,影響就業躊躇不前的我,決心放棄興趣也不要賺錢拚輸人。
那夜,夫人不時呼吸急促,早晨交班之際,我正想向家屬敘說病人的不安穩,話未說完,家屬衝出病房狂喊:「我媽喘不過氣了,快叫醫師……。」老夫人的衣服在眾目睽睽下被解開,毫無尊嚴,她因驚恐兩眼睜圓、雙手不斷揮舞,昔日堅毅自信的老夫人不復存在,生命的無常示現於眼下。
老夫人離世五個月後,我找到屬意的公司就業。某日下班時,差點被小學童雙載的腳踏車迎面撞上,他們嚷嚷著得趕在媽媽下班前回家,不然要挨打。小姐弟連闖兩個紅燈,一輛從巷弄駛出的砂石車撞上他們……,黃色封鎖線拉起,路人紛紛驚慌走避。
我凝視著覆蓋他們的白布,呆立在出事現場,半分鐘前才與我在同一抹夕陽下各自返家的小姐弟,怎麼剎那間就不同時空了?
他們的父母很快被通知趕來,母親臨地一跪「嗚~啊~」,淒厲一聲,像刀劃破黑色夜幕,彷彿老夫人急救時家屬傷心的場景再現。
親睹死亡,回頭望望自己,我把時間留給了誰?以前,「我」是排序在塔頂,凡事以自己為優先考量,連家人經商失利後也未聞問,那些壓力使母親的背駝了,也埋下父親日後罹癌的遠因。
我試著解構再編織自己的生命網。往昔酷愛一個人旅行,現在我以家庭出遊替代;父母病痛時,盡量陪赴就醫,親自照料。偶爾面臨工作與家庭衝突時,思索是否甘願將家人放在生命的第一線;當念頭動搖,我會從老夫人與小姊弟的事件裡覓得情緒依歸,重新堅定初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