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中道】努力與頹廢

10

文/楊蓓
人活著,大家都說要努力,可是,在努力的過程當中,每一個人的際遇並不一樣,有人成功、有人失敗,於是有人覺得人生很痛苦,或是覺得自己就是人生勝利組。不管結果如何,努力,是大家公認一定要的。
只是,有時候我們的努力是非常用力,因為用力而讓自己受傷,也因為太用力,導致挫敗感不停地累積。從小到大,我們一方面努力、用力,希望獲得成功,另一方面也想辦法透過努力、用力,來減少挫敗感,而且,一旦挫敗了之後,還是會想要繼續努力、想要東山再起。當然,這些觀念都沒有錯,畢竟這是人類社會,每個人都想要求生存,希望生存得有價值,於是在尋求價值肯定的過程,就只有努力再努力了。
看看台灣的社會,或許是前面用了很多的力氣,卻看不到預期的結果,導致現在處於一種無力的狀態。「用了那麼多的力,到底用對了沒?」當這個疑問出現的時候,我們就開始覺得無力。
這讓我想到釋迦牟尼佛在成道之前,還是悉達多太子的時候,他在苦行林住了六年,使用各式各樣的苦修方法,讓自己去體驗生命的絕境,看看人的痛苦到底是怎麼來的,希望從中有所領悟。可是他後來放棄了,覺得那不是究竟的途徑,所以離開苦行林。他走到尼連禪河裡沐浴清洗,並在河邊接受牧羊女的乳糜。
悉達多太子的身體,原本因為長期苦修變得非常虛弱,食用了乳糜後,體力漸漸恢復,慢慢走到後來成道的菩提樹下。他坐在菩提樹下,決心不成正覺,誓不起座。禪修七七四十九日後,終於得道成佛,悟知眾生皆有佛性。
釋迦牟尼佛由自身的修行歷程,明白享樂與苦行這兩種極端,都不是恰當的修行方式。因此,他的修道論,既不主張享樂,也不主張苦行,而是不苦不樂的中道。對修行的人來說,無論體力或心力都是非常重要的,身體是我們修行的道器,必須提供身體所需來幫助修行。
找到體力心力的平衡點
這個體悟,如果拿來看現代人從努力、用力,到無力的過程,就會發現,人在被期待努力的過程當中,不停地去用力,可是當他的生命漸漸走向無力的狀態(不管是挫敗或是老病所導致的無力)的時候,要如何讓自己的體力、心力,在努力、用力和無力之間,找到一個平衡?
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值得思索的事。也就是在人生歷程當中,你要努力到什麼樣的程度,才是不傷己、不傷人的?即便是面對自己的挫敗,或者是人生歷程的老化,要如何在無力的時候,仍可持續在一個覺得舒適的努力狀態中?
有人可能會認為,那就不要那麼努力、用力,不要做太費力的事。於是,工作就找事少離家近的,有空閒的時候就和朋友喝喝下午茶、逛逛街,或者到郊外找有機餐廳養生一下……。總之,要讓自己過著閒雲野鶴般的愜意生活。尤其到了中年以後,很多人都會覺得一生的努力已經到達一個階段,需要開始輕鬆過生活。現代的年輕人也如此認為,覺得職位不需要太高,只要輕鬆工作,有固定收入,一年可以出去旅遊幾次,然後生活中養隻狗或貓陪伴,自己覺得滿意就好。
不過,這樣的工作態度,會讓人想到「頹廢」。只是,到底什麼是頹廢,其實是挺難定義的。尤其是人生歷程當中,頹廢和用力之間,拿捏的尺度是什麼?
我認為,頹廢絕對是一種個人的主觀,也是個人對世界的悲觀;從社會學的角度來講,是對社會的不信任,從心理來講,則是悲觀的人生基調。不過,這是因為我們在用力和頹廢之間,沒有找到中道。好比一例一休吵得沸沸揚揚,其實都是相同的課題:我要努力工作嗎?只要我努力工作,就可以賺到我想要的嗎?我付出的跟我回收的對等嗎?
這樣的課題,我們在生活當中,其實一直都在盤算,而那個盤算的背後就是,我到底要用力多少、多久,還是乾脆選一個比較悲觀、頹廢的生命觀過日子就好。
這讓我想起佛教的修行者為什麼需要在人煙稀少、僻靜的地方進行修行,其實那是一種保護機制,是讓修行者在被保護的狀態下,專心用自己的體力和心力努力修行。
保護或是結界,就是提供一種安全感。人在有安全感的情境下,用自己的體力、心力去努力,也是社會很穩定的指標。相反地,如果安全感不夠,人就必須用力地活著,只是,用力就很容易折傷。所以,悲觀、頹廢的生命觀,也是來自於日常生活當中挫敗感的累積。
所以,從修行的角度來看,人在努力、用力的過程,是需要用中道的概念來修行、來練習。也就是人在努力了之後是可以選擇,選擇我要繼續努力下去,或是我已經過度用力想要喊停?還有,我的頹廢是不是因為一些潛藏的悲觀所導致?這樣的我是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讓我們的頭腦是在清楚地做選擇,而不是被一些念頭牽著鼻子跑。尤其是現在,整個大環境感覺上都是往下滑落,安全感漸漸消失,可是,只要我們的頭腦清醒,還是有很多的選擇空間。也因為是自己的選擇,就不會過度患得患失,而會覺得應該做就去做。
(摘自《翻轉人生的禪機》,法鼓文化出版)
【作者簡介】
楊蓓
專長領域為:團體動力與行動研究、家族治療、禪修與心理健康等,並擔任助人專業工作者之督導、訓練與諮詢多年。曾任中興大學法商學院學生輔導中心主任、台北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及系主任、實踐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等。現為法鼓文理學院人文社會學群副教授、聖嚴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長年擔任法鼓山義工。著有《熟年真好》、《烽火家人》、《叛逆中年》、《交心》、《自在溝通》、《親密、孤獨與自由》等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