灑脫搞笑張大千 愛玩Cosplay

13

【本報台北訊】張大千也愛Cosplay!他畢生所作的自畫像不下百幅,可說是近代最愛畫自畫像的畫家。「巨匠的剪影:張大千一百二十歲紀念大展」昨天在故宮博物院揭幕,展品包括十件大師自畫像。
從這些自畫像,可發現張大千不拘於傳統肖像畫的端莊與寫實風格,反而像現在愛玩cosplay的青少年,把自己扮成鍾馗、蘇軾,甚至是乞丐,還跟最鍾愛的寵物──黑猿一起入畫,展現大師灑脫搞笑的一面。
一九四七年的端午節,人在上海、四十九歲的張大千畫了一幅〈鍾馗〉,送給友人陳定山。畫中人物作鍾馗扮相、頭頂烏紗帽、雙手握劍,滿臉的落腮鬍,一看就是張大千本人。
晚明之後,中國人習慣於端午節懸掛鍾馗像應景。
張大千曾多次在端午節「粉墨登場」,把自己扮成鍾馗的畫像送給友人,並賦詩多首:「無端佳節又端陽,烏帽紅袍底樣妝,酒後狂言君莫笑,好憑粉墨共登場。」「烏帽紅袍底樣妝,無人不笑此君狂。他年謝卻人間世,合向終南作鬼王。世上漫言皆傀儡,老夫粉墨也登場,天中假得菖蒲劍,長為人間拔不祥。」
這些畫和詩,展現張大千奔放不羈、遊戲人間,對友人熱情溫暖的個性與風格。
我同我的小猴兒
寫出愛猿之情
張大千出生的前一晚,母親夢見一位白髯長袍長者,用銅鑼托著一隻黑猿交給她:「要小心照顧黑猿,它怕葷腥,怕拘束。」次日張大千出生,他遂被認為是為黑猿轉世;大千名爰,生性愛猿,養猿也畫猿。這幅自畫像〈我同我的小猴兒〉,最能看出張大千和猿猴之間的親密情感。
〈我同我的小猴兒〉成於一九五六年張大千五十八歲之際。那年,大千首度遊歐,並與畢卡索會晤,受到西方現代藝術的啟發,筆墨豪邁簡潔,率意淋漓。
頂上幾根稀疏髮
自覺畫得最像
一九七三年創作的〈乞食圖〉,是張大千七十五歲生日所繪。畫中的他,鬚髮皤白,蓬鬆零亂,右手持杖、左手端一隻空碗,裝扮成乞丐模樣。大千作此畫,有以畫藝乞食人間之意,這幅以乞兒自居的自畫像,也顯示張大千內心從未以大師自居。
一九六二年,張大千的自畫像中,高士相貌雖是他,卻又讓人想起蘇東坡,造型亦古亦今,大師用畫筆畫出自己和蘇東坡二人一體的巧妙組合。
兩年後,六十六歲的張大千,又在「自畫像」把自己畫成蘇東坡。畫中他頭戴「東坡巾」,神情恬淡自在。蘇東坡是張大千的四川老鄉,是他最欣賞的文學家,也是他除了本人的自畫像,畫得最多的男性形象。
根據張大千的說法,看他的自畫像,焦點須放在頭頂上的頭髮。他曾對張學良的女婿陶鵬飛說:「很多人畫我的像,都比我畫得好,我只覺得頭上幾根短頭髮,我自己畫得最像。」

六十六歲的張大千,在「自畫像」中側身而立、頭戴「東坡巾」,把自己畫成了蘇東坡。圖/故宮提供
六十六歲的張大千,在「自畫像」中側身而立、頭戴「東坡巾」,把自己畫成了蘇東坡。圖/故宮提供
故宮推展出張大千作品〈闊浦遙山〉等多幅精選書畫。圖/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故宮推展出張大千作品〈闊浦遙山〉等多幅精選書畫。圖/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一九七三年創作的〈乞食圖〉,是張大千七十五歲生日所繪。圖/故宮提供
一九七三年創作的〈乞食圖〉,是張大千七十五歲生日所繪。圖/故宮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