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花集.紅樓夢】大觀園香夢沉酣(中)

7

文/朱嘉雯
至於中國詩詞則有劉邦直的〈詠水仙〉:「借水開花自一奇,水沉為骨玉為肌。暗香已壓荼蘼倒,只此寒梅無好枝。」其中「水沉為骨玉為肌」一句,在整部《紅樓夢》裡,也只有西方靈河岸絳珠仙草轉世的林姑娘堪與之相配。
至於宋人周密的〈花犯(水仙花)〉云:「楚江湄,湘娥再現,無言灑清淚,淡然春意。空獨倚東風,芳思誰寄?凌波路冷秋無際,香雲隨步起,漫記得,漢宮仙掌,亭亭明月底;冰弦寫怨更多情,騷人恨,枉賦芳蘭幽芷。春思遠,誰歎賞國香風味?相將共、歲寒伴侶,小窗淨,沉煙熏翠被。幽夢覺、涓涓清露,一枝燈影裡。」整首詞不僅是詠水仙,更像是在歌詠孤燈下淚眼迷濛的瀟湘妃子。
水仙的馥鬱芬芳、輕淡優雅,幽幽的沁人心脾,使得宋.范成大詩云:「但驚醉夢醒,大辨香來處。」原來這水仙的花香是足以驚醒醉夢之人的!在古代文人的心目中,水仙的品第之高,也足與梅花相媲美。宋朝詩人姜特立云:「清香自信高群品,故與江梅相並時。」水仙的潔白清淨,很符合曹雪芹塑造清淨女兒的意象,而且它是用水來養著的,這就更符合作者聲稱:「女而是水作的骨肉」這樣的生命特質。
有趣的是,與黛玉、探春屋裡的植物系芬芳相比,如果到了王熙鳳的房裡,我們立刻就會聞到麝香這樣的動物香。有一回賈芸為了得到在大觀園裡種花種樹的工作,於是興起巴結王熙鳳的念頭,它馬上想到該送的禮品就是冰片和麝香,而且他還知道王熙鳳經常大把銀子去買這些香料。
所謂的麝香,又稱為「寸香」或「當門子」,它源自雄性麝科動物的成熟雄性體,也就是位於肚臍和生殖器之間的腺體,這裡的分泌物在早期是製造香水的重要原料之一;在中國,麝香也被用來作為藥材。這類麝科動物產於印度、巴基斯坦、中國、蒙古、西伯利亞等地,早期這些地方會進行人工取香,也就是在冬春二季捕獵雄麝,割其香囊,將之蔭乾,再從香囊中取出分泌物,作成香囊仁。中醫認為麝香藥性辛、溫,入心、脾經,可以用來治療淤血諸痛,或催產下胎。因此,僅管這類香料非常名貴和值錢,王熙鳳身上終年散發這樣麝香味也很迷人,然而她後來過於辛勞,在年後竟然小產!這好像也是預料中的事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