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歐陽娜娜當然是中國人

85

執筆人:趙怡 永慶慈善基金會董事長
做人做到「忘了我是誰」,誠屬大不幸的事。許多自小在外流盪的孤兒,父母背景不詳,可謂境遇堪憐;高齡社會中的老人因患失智症而忘掉自己姓名身分,同樣惹人同情;長年浪跡海外的移民,常興返鄉「尋根」之念,所尋者不外宗族的根源以及對故國歷史文化的認同感。中國人尤其重視「敬天法祖」與「慎終追遠」,不管身在何處,時刻不敢忘本。歷史上的「漢奸」,為圖私利而背叛民族大義或祖傳家訓,總難逃「數典忘祖」的罵名。
不過,人類社會經過不斷遷徙與融合,使愈來愈多的人有機會受到跨文化洗禮,進而擁有多元價值觀,倒也無可厚非。
我的姐姐旅美數十年,膝下子女、孫輩皆在當地生長。某年回台探親,外婆問孩子們:「妳叫什麼名字?妳是哪裡人?」外孫女搶先回答:「我叫Connie,我是美國人。」頓時被老太太喝斥:「明明是黃皮膚、黑頭髮的中國人,為何說自己是美國人?」Connie滿腹委屈,她明知父母來自台灣,但總以為自己是「華裔美人」(Chinese American),而護照的國籍欄上不也明明印著「美利堅共和國」嗎?
外甥女的迷惑,來自於無法辨明「中國人」和「中國公民」的差別。傳統上,中華民族的成員對固有文化具有高度依賴性,即使久居異國、世代綿延,仍以身為炎黃子孫自許與自傲;早年在國外認識的老華僑,儘管已融入當地社會,習用當地語言,甚至連現下的「祖國」名叫PRC還是ROC,都懵懵懂懂,不甚了了,但依然堅稱自己是「中國人」或「海外華人」。
年輕音樂家歐陽娜娜說了句「我是中國人」,引來轟然反彈,實令人費解。撇開影藝圈的是非不談,娜娜雖出自外省家庭,因屬於第三代移民,早已成為不折不扣的「台灣人」,更不可能排斥「中華民國國民」的身分;同樣地,當她自稱「中國人」時,絕非意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惟其自幼在耳濡目染下,對於傳自中原的鄉土人情、軼聞掌故和家風遺韻,想必心領神會,若有意回返祖庭,一窺堂奧,亦屬人之天性。其實,在台灣年輕世代的印象裡「中國」,更像是一塊古老斑駁的圖騰,其所蘊含的廣泛、深沉意義豈止於一個狹隘的政治名詞?我的二哥在上海定居期間,慣常在公開場合裡如此介紹自己:「我是一名在陝西出生、台灣長大、美國工作,再回到上海養老的浙江杭州人。」幽默的話語背後,隱藏著離亂時空下華夏子民的酸楚。
網紅館長責問歐陽娜娜「禮義廉恥學過沒?」自己卻不忘帶上一句三字經,簡直荒謬至極!假若館長有世代僑居外國的親友,卻自承「我是台灣人」,是否也應以髒話斥之辱之?
無論如何,今日台灣立足於亂世之中,最堅強的後盾就是民主自由。歐陽娜娜和每個人一樣,都應享有認同本身民族文化的表述權,並拒絕接受任何威嚇。西哲有云:「我不贊成你的意見,但願意捍衛你發言的自由。」如今卻被某些新媒體寵兒改成:「我不贊成你的意見,便以最惡毒的語言羞辱你。」如此這般,不但有違禮義廉恥的古訓,更夠不上現代民主風範的最低標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