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月主題徵文──書房】朝夕風鈴響

25

文/靜夜微雨
它倨於屋子東北側,靠近曙光的地方,大部分時間它屬性明確。線條簡約的學生書桌,木製椅,雙色檯燈,滿牆散文、小說、童話繪本、食譜、專用考試書籍……以及,生日收到的音樂盒、陶土飾具、沙漏、日記本、綠手指水杯等等,列隊在桌緣各角落,如同隨喚隨到的小兵,那般地兢兢業業。
這是從小到大固守的心靈城池,隨著年齡增長、住所遷徙等時空轉變,卻改變不了它的內涵,彷彿戀物癖患者的移動城堡,別人不懂它的可愛,唯獨我非常享受這樣的懷舊模式。
即使後來家中人口由一增為五,它仍然歸我管轄,沒預約是不准許涉足的。房內陳設雅樸,甚因舊物日漸顯老而感覺破舊,但某些亟待休憩疏懶的片刻,它仍給我恰恰好的安歇氛圍和滿滿正能量,補足這座軟弱疲乏的心室。
大小兩扇窗檯,各以橘綠亞麻格子布帘掩護,南風暖陽勤於拜訪的季節,一早掀開窗簾,銅製風鈴便叮噹作響,像哼著曲兒的小童,陪我迎接平安忙碌愉悅的每一天。
午後,砌杯茶或卡布其諾,或寫字或翻讀最愛的幾本書:《桂花雨》、《微曦》、《哭泣的駱駝》、《半生緣》、《小太陽》……它們被我視為無價的精神糧食。約有二十五年歷史的風鈴成了小小書房的重心,也是下班後寫e-mail或和家人談心時最佳的聽眾。孩子出外後,我在書桌對向安置一張小床,獨立筒床墊、內容物飽滿的記憶枕頭,讓我聽音樂時更放鬆更舒適。
朋友E致贈的水彩掛畫懸吊在三面牆之間,成了最強大豐盛的背景,我跟她說,有許多女人中年成婚得子 ,有人提前退休到草原清境做他的民宿老闆夢……而我仍只雅甕一尊、回收紙一疊,伴著書屋悠遊倘佯未完的人生旅程,該知足也常樂了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