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筆字到病後字 ──看見慈悲的力量

110

文/如常(佛陀紀念館館長)
一般人學習書法認為可以修身養性,書藝佳者甚至發展成為藝術;在佛門則為修持的法門之一,更進一步則是弘道傳法,如弘一大師即是。但很多人可能會好奇,手抖、行動不便、眼睛看不見、九十幾歲的星雲大師為什麼還要寫書法?這背後究竟是什麼動力驅使?動機又為何?
猶記星雲大師在開始展出一筆字時便說:「請不要看我的字,請看我的心。」在多年之後,終於有人逐漸理解,看懂了大師的「心」,一顆慈悲的心。
大師過去曾表示自己因為眼睛看不清楚,不能看書,也不能看報紙,在課徒、口述文章之餘,只好寫書法。因為看不清楚,必須一筆到底,大師便稱為「一筆字」。
二○○九年,為讓「公益信託星雲大師教育基金」能持續支持社會公益,發揮影響力,積極籌措基金善款,更開啟了「星雲大師一筆字書法展」的因緣。然而,遠遠超乎大家所想像的,一筆字的力量竟如此的深遠巨大,及至今日仍持續未歇!
一筆字所潛藏的能量,非一夕所成,回溯大師的弘法足跡,或許應該從大師為宜蘭雷音寺所寫的招貼紙開始醞釀起,進而在台北普門寺為答謝信徒的供養,竟寫出一所西來大學,乃至陸續寫出目前在美國、台灣、菲律賓、澳洲等共四個國家的五所大學。二○○九年更以「星雲大師一筆字書法展」善款支持「星雲真善美新聞傳播獎」、「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三好校園實踐學校」、「星雲教育獎」等社會公益;最後甚至開始照顧台灣、巴西、菲律賓、印度以及南非等因為貧窮無法就學的青年學子,二○一六年起以「好苗子計畫」輔導就學就業。大師這一支筆的力量橫遍十方,超越時間與空間。
大師總是坐著輪椅,懸腕而寫,專注努力勤奮,即便手臂疼痛不已仍強忍著,打完止痛針繼續寫。徒眾看了難免憂心不捨,唯恐已屆九十高齡的師父不堪負荷;然而,再次出乎大家意料的,大師竟從九十歲起開始寫長篇的古德偈語,如蘇東坡的「參禪三偈」,劉禹錫的〈陋室銘〉、《禮記.禮運大同篇》,甚至寫出一百句的「對治百法」……這又是何等的堅忍與超越!
二○一六年底大師腦部手術,休養中的大師在身體稍稍恢復時,又頻頻關心「好苗子」的學習,關心他們的成長與未來,深怕好苗子的學習中斷。為了讓各地的好苗子能夠順利完成學業,又隨即開始勤奮努力練字。大師說:「我沒有痛苦,我沒有生病,只是有點不方便。」他以手指不斷地在自己的腿上比劃揣摩,及至熟練後,再次提筆書寫,此時大師稱之為「病後字」。
「我還可以為您做什麼?」許多人來見大師,都曾被大師的這句問話震懾!一位九十三歲坐著輪椅,謙稱自己還有一點慈悲心可以給人看的老和尚,那一點慈悲是何等的無量無邊!
經典記載佛陀所說的割肉餵鷹、捨身飼虎的故事,彷彿我們也在大師的身上親眼目睹。那是大師為眾生以身心為供養的慈悲,這樣的供養無窮無盡,直至虛空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是大師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的慈悲。佛弟子總是發願「將此身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星雲大師則是信受奉行,徹底實踐。
世界各地的好苗子常常寫信給大師,要大師放心,他們會努力讀書,將來回饋社會,以報答關心他們的人。印度佛光山沙彌學園的學生總是將感謝師公的話掛在嘴邊,因為師公不僅改變他們的生命,甚至送他們出國到南京、到泰國、到台灣就讀大學,讓他們看見這個世界;而遠在南非的天龍隊年輕女孩,則走進聯合國舞台向全世界的人說:感謝星雲大師翻轉她們的生命!
二○一六年,菲律賓光明大學一位女同學為感謝大師的恩澤,當著數十個國家一千多名青年的面前,對九十歲的星雲大師說道:「我們向您保證,十年後,所有光明大學的畢業生都會弘揚人間佛教,而我將傾盡所學,為世界和平努力。」大師則回應:「如果我活不到那天,來世,我會再回來看您們。」一席對話,感動全場無數的人,淚如雨下……
一筆字到病後字,大師的慈悲,跨越種族、沒有國界,無遠弗屆!

大師病後字──〈佛心〉 圖╱曲全立
大師病後字──〈佛心〉 圖╱曲全立
大師常說:「請不要看我的字,請看我的心」。圖╱曲全立
大師常說:「請不要看我的字,請看我的心」。圖╱曲全立
大師關心參加座談會的好苗子們的學習情況。圖/曲全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