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76】教條示龍場諸生(下)

13

文/陳復
他覺得自己身為老師不會不犯錯,學生不能不勸諫老師,雖然不見得需要太直白,但不要委婉到隱藏不說,因此,他希望大家都來練習正確責善:「諸生責善,當自吾始。」意思是說,諸位要責善,就從對我王某人開始練習。
年輕時的陽明自認豪傑,犯顏對抗權貴毫不在意,對於見辱、下獄、廷杖、浮海與流放全都視作過眼雲煙,最後反求諸己,他反而不怪罪劉瑾加諸在自己身上的「白色恐怖」,卻深感自己不能只憑著正直就肆意妄行,這種莽撞性格最終只能敗事絕不能成事,陽明的「龍場大悟」有低階版與高階版。
諸位看官如果對陽明的大悟高階版看不大懂,就不妨先拿〈教條示龍場諸生〉認真讀一讀這個低階版,高階版後面咱會再做解釋,但您如果覺得太過深奧,乾脆置諸高閣就罷了。
不過,根據這個低階版來檢視陽明的大悟,我個人感覺,古往今來恐怕還是沒幾人有這番世俗性的覺醒,很多人覺得活著橫豎沒其他出路,只想成就正直的美名,將正面對抗的對象視作仇寇,竭盡其能挑撥人家行使權柄來壓迫自己,讓自己成為受迫害的政治犯,要不就咬牙切齒寧死不降,最終壯烈殉道名垂千古;要不就僥倖不死鹹魚翻身,來日做個大躍龍門的鯉魚,反正問題都是人家要負責,我們只管自家一人,這生與死都是穩賺不賠的人生買賣,獲利實在太誘人,能大膽拒絕這筆生意的有幾人?
但陽明看著地獄門,坐在幽暗的山洞裡深思,卻開始覺悟到,我只有拒絕繼續玩這種自整來整人的遊戲,才能真正開創出成就人類整體的千秋盛事。他命人將〈教條示龍場諸生〉公告在文明書院,希望諸生都能認真體會他經歷過死亡所悟出的洞見。
陽明主講文明書院,引發整個貴州的士風大振,更讓貴陽果真變成文明城市。據統計,在正德前,雲南與貴州兩省每三年舉辦的鄉試,其舉人名額合計只有50人,直到嘉靖十四年(1535),雲貴兩省已經各自獨立舉辦鄉試,其中雲南名額40人,貴州名額25人,這多出15人的名額就來自秀才人員已經大幅增加,才會依比例再增加舉人名額,其他各省的舉人名額未見有如此大幅調整。
可見陽明在貴州的講學確實發生巨幅的實質影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