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36】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63

9

佛教對「政治人權」的看法 4

文/星雲大師

如何是「問政不干治」?

【問】大師,您提倡人間佛教,一向都很積極地走入人群,主動關懷社會與時事,但大師對政治又一貫保持超然和超越的態度,是否這就是所謂「問政而不干治」呢?請大師開示。

【答】人在社會上誰也脫離不了政治,佛教徒雖不介入政治,但關心社會,關心政治,「問政不干治」是佛教徒對政治的態度。也就是說,佛教基本上是超越政治的,但對社會大眾的關懷,仍不失其熱心,只是不直接接觸行政工作,這也是佛門一向主張的「問政不干治」。
我對政治與宗教的看法,一向主張「政治權力方面,宗教徒不沾邊;宗教靈修領域,政治也不要干涉」。例如我開創佛光山,或在全世界建設一、兩百座道場,十方善施協助之外,從來沒跟政府申請過一毛錢來補助設施。我認同太虛大師的「問政不干治」。
「政治」兩個字,「政」是眾人的事,「治」是執行、管理之意。問政就是可以擔任議員,關心國事,給予建議,但是不要當警察局長或鄉鎮長等,直接參與政治。目前台灣社會混亂,是非、法律不張,我也不贊成出家人參選民意代表,但可推薦正信的佛教徒參選,因為總要有人來關心國事,改革政局。
像現任西來大學的教務長古魯格,他是斯里蘭卡人,過去曾是代表斯里蘭卡國家政府駐聯合國的大使。剛才上課前我問他:「目前斯里蘭卡佛教與政治的關係如何?」他說:「斯里蘭卡有兩百多個國會議員,其中有九個是出家人,都是很優秀的議員。」我開玩笑說:「你們南傳佛教比我們北傳佛教進步,在台灣,要有九個擔任立法委員的出家人都很難呢。」宗教不能離開國家,不能離開政治,出家人可以不做官,不管理政治,但是不能不關心社會、不關心民眾,因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不管什麼身分,每個人民對國家都不能置身事外。
出家人雖然出家了,但是並不意味出國,並沒有遠離自己的國家邦梓。愛國不分你我自他、方內方外,為政不必高官厚祿,權力在握,我想愛國沒有錯誤,沒有國家民族觀念才是罪過。
國家需要廣大的佛教徒投入問政行列,以佛教的高超教理來淨化人心,改善風氣,維持社會秩序。何況佛門廣大,如陽光普照、天雨潤澤,不會揀擇是大樹或小草。販夫走卒、貧苦困頓者,我們都會心生悲憫,希望他們能得到佛法的滋潤,重拾生命的力量和喜悅,何況政治人物?佛教不會捨棄任何一個人。而且,如前面所言,在上位者如果有宗教信仰,明因果、知取捨,對國家、對百姓更有正面且巨大的影響!
這幾十年來,和我接觸的政治人物不少。1996年5月,美國前副總統高爾訪問西來寺,晤談中,這位和善的政治家表現出對宗教和移民的高度支持與關切,他讚許佛教的合掌,認為此動作代表了合作、團結、互助與包容。1998年5月,我到馬來西亞弘法時,與他們的首相馬哈迪會晤,他認同佛教的慈悲心、平等觀,並提出人類也應有相互關懷友愛的情操。
2001年8月,當時任高雄市長的謝長廷先生,因看到《仁王護國經》裡「若國欲亂,鬼神先亂;鬼神亂故,即萬人亂。當有賊起,百姓喪亡」的句子,深感淨化心靈的重要,於是率同一級主管到佛光山進行「淨心論政之旅」。那時,我提供「以眾為我,就能解決問題;以退為進,世界將更寬廣;以無為有的胸懷,擁有更多;以空為樂,更能自由自在」的觀念,作為他問政管理的參考。
另外,台灣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曾說,從我身上學到「老二哲學」,他要效法出家人,以眾生為念。陳水扁總統曾三度訪問佛光山,他說我勉勵他「有佛法就有辦法」、「國內政局要安定」,有助於「九二一」災後重建及兩岸問題的處理;也表示全民應推行和實踐我提倡的「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三好運動。
還有,2001年,我應邀至總統府演講,也提出「對經濟的復甦,企業要大小共存;對社會的治安,全民要同心協力;對族群的融和,大眾要互相尊重;對國家的未來,眼光要瞭望全球」四點意見,作為大家未來努力的方向。
〈龍舒增廣淨土文〉言:「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我們生存世間所承受的四種恩德,其中之一便是「國家恩」。
每個人都需要國家政府來保障生命財產的安全,所以平時有力量者幫助生產,有技能者提升科技建設,有智慧者建言國是,有財力者廣結善緣……每個人都應該在自己的崗位上盡忠職守,以報答國家覆護之恩。
佛教與政治之間有如唇齒相依,彼此脫離不了關係。證諸歷史,佛教愈弘揚的時代,國運就愈昌隆;同樣的,國家富強,政治清明,佛教才能興盛。因此,身為國民,大家都應該關心國家大事;身為宗教家,更應為全人類福祉盡心盡力,不但不能置身事外,而且應該積極關心,直下承擔,這才是人間佛教菩薩道的實踐。(待續)

星雲大師於2015年4月到馬來西亞弘法,二千位青年在馬來西亞莎亞南體育場為八萬人獻唱〈佛教靠我〉。圖/莊美昭
星雲大師於2015年4月到馬來西亞弘法,二千位青年在馬來西亞莎亞南體育場為八萬人獻唱〈佛教靠我〉。圖/莊美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