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經典】李麗華 天王巨星之路

9

文/陳煒智
本年度的香港國際電影節在「經典修復」單元當中,隆重推出有「天王巨星」美譽的李麗華專題,選片雖然不多,卻部部精采。一九六九年在台灣上映的《揚子江風雲》(原名《一寸山河一寸血》,先於星馬公映造成轟動,後因故在台被要求更名)由國家電影中心修復,觀眾可見到人稱「小咪姐」的李麗華飾演抗日女英雄卓寡婦的萬種風情,特別是電影節尾那一句「我是你親娘祖奶奶」,然後在柯俊雄、楊群兩大英雄的目送之下,策馬奔向遠方夕陽。
除此之外,其他入選的三部修復經典,全是一九四○年代後期、一九五○年代初期的超級名作,不過當年因為政治界限、影片保存情況等等不同原因,台灣的觀眾以往幾乎沒有機會親睹它們的盧山真面目。
這三部電影分別是朱石麟導演的《花姑娘》、名劇作家曹禺親編親導的《艷陽天》,以及聲名如雷貫耳的《假鳳虛凰》。記得二○一五年筆者在國影中心策畫的「摯愛李麗華」紀念影展,安排影片時也曾將目光焦點放在這幾部作品上;當時深入探索她的從影經歷,發現她在一九四○年代的電影,多以青春美麗為主要重要賣點,一九四七年開始,應該就是她「演技」和「表演內涵」的養成關鍵期。
那時,《假鳳虛凰》正待修復,《花姑娘》和同樣由朱石麟執導的《誤佳期》我們二選一,挑了《誤佳期》,正好《花姑娘》這次有全新修復的版本。倒是《艷陽天》,四年前特別安排了幾場放映,影片質地佳,人物塑造鮮活,整體效果十分出色,至今教人難忘。
演技養成關鍵時期
李麗華出身梨園家庭,她在一九四○年代走紅於敵占時期的上海影壇。戰後她被貼上「附逆」標籤,甚至因此需要接受公審。一九四七年,在政治風波暫告段落後,她重新復出,先參演唐紹華編劇、孫敬及馬徐維邦合導的《春殘夢斷》,接著與文華公司合作,和石揮主演黃佐臨導演的《假鳳虛凰》,繼而南下香港。
《假鳳虛凰》講述寡婦冒充華僑富二代,公開徵婚,理髮院的三號理髮師冒充總經理前往應徵,一對假鳳虛凰,鬧出好大的笑話。由於曾經激起上海理髮師工會的群起抗議,噱頭極大,賣座鼎盛;事實上影片情節荒誕,攝製技術略嫌粗糙,但描寫戰後上海,小人物設法謀生度日的點滴細節,如今看來竟有進入生活博物館之趣味情態。
至於《艷陽天》則是在黃佐臨的促成下,請出訪美歸來的戲劇大師曹禺親自編導,完成他唯一的電影作品。全片以男角為主,故事講的是堅信公理正義的律師,面對官商勾結的龐大勢力依舊威武不屈;石揮、韓非、石羽等都有發揮,李麗華穿梭其間,雖為陪襯,卻也正好為全片帶來溫柔的調劑,戲劇張力極大,僅是開場一台無人駕駛的三輪車在上海夜色中扭曲行進,便可見效果不凡。
才貌雙全留下傳世傑作
由上海轉戰香港,李麗華在費穆導演創設的龍馬公司,幾度與朱石麟導演合作。創業作《花姑娘》改編自莫泊桑的小說《羊脂球》,李麗華演花鳳仙姑娘,因日軍侵略,家破人亡,不得已淪落風塵。在遠行途中,搭乘木炭車路經小鎮借宿,日本憲兵隊長看上她的美貌,意圖染指,花姑娘不允,隊長下令不准開車。花姑娘一方面目睹日軍暴行,也發覺同車乘客竟有游擊隊員,肩負任務,由於車程已誤,恐將棄車步行。花姑娘一改態度,眾人急忙為她梳妝,恭送下樓;日本隊長依約放行木炭車,花姑娘刺傷隊長,壯烈犧牲。
問世於一九五一年的《花姑娘》製作精良,朱石麟不愧大師級導演,掌握場面沉著穩重,刻畫人物細膩精緻。從莫泊桑的原著到白沉的劇本,《花姑娘》也讓我們看到華語影壇在一九五○年代獨特的文學情致。
一九五二年,電影大王張善琨的新華公司在香港復業,此後四年之間,李麗華總共為新華拍攝了共十一部電影,每一部都是以她為主的明星之作,這是她《小鳳仙》、《小白菜》、《秋瑾》的年代,更是她的「天王巨星」的年代,國語片也從此邁入全新的紀元。

李麗華在《艷陽天》中飾演青春嬌美又見義勇為的時代女青年。
圖/陳煒智、香港國際電影節提供
李麗華在《艷陽天》中飾演青春嬌美又見義勇為的時代女青年。
圖/陳煒智、香港國際電影節提供
飾演敵軍隊長、多以背影現身的即為《花姑娘》編劇白沉。
圖/陳煒智、香港國際電影節提供
飾演敵軍隊長、多以背影現身的即為《花姑娘》編劇白沉。
圖/陳煒智、香港國際電影節提供
圖/陳煒智、香港國際電影節提供
圖/陳煒智、香港國際電影節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