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樵言悄語】 瞬間,停下來吧讓我回味你

12

文/吳孟樵
「停下來吧,瞬間,你是如此美好。」出自歌德的名著《浮士德》。
少年時買了些世界名著,除了《浮士德》,還有但丁的《神曲》,更別說引起眾人專研的《紅樓夢》、《三國演義》、《西遊記》、《儒林外史》。這些大部頭書,我大略只翻一兩頁,卻把已看過又想看的《水滸傳》列為最愛。我想問問書中的人物,如果人生只有一瞬,會停駐的畫面或聲音是什麼?
四月,春天的最後一個月分,即將與夏天交接,正是大地甦醒時。近日幾盞小盆景各有心事哩,展現著大千世界。有的嬌嫩得難以照顧,莖葉垂下,卻還不至於全然枯萎;有的盡力開出飽滿的綠葉,葉面層層包覆猶如含苞的花;花朵開得慢,像是養精蓄銳地從芽朵中悄悄地、細細地伸展姿容。有朵黃花,兀自開了幾天,直至今天,竟開了第二朵,依著第一朵花身旁。她們會交換生命訊息嗎?她們開心嗎?不由得想起媽媽名為「倩」、她的雙胞胎妹妹名為「盼」,倩影美目的名,光燦於她們自身,即使她們都各自經歷辛勞的生活,並不影響她們的美。
小小陽台上其中一只盆景決心獨自出頭天,愈長愈茁壯的身姿開支引葉成好幾串莖脈。其中一支細莖瘦長得讓我擔心她彎折了腰身,而將此細脈倚靠在窗格間,她好奇心很重吧,直伸著花朵的面容往窗外探看,也向上串揚,以一支莖開出三朵橘色小花,另有兩朵含著苞,即將開花了吧。這三朵相倚的橘色小花,依著陽光的方向,爬升得很快,遠遠脫離本該在其旁的綠葉。
除了花色多彩之外,我最愛的其實是觀察葉片。每種花的葉片與莖芽都能隨著空間的大小展現各種款擺的樣貌,每個伸展的姿態都像是對你發出一聲聲的吐納。
「小樹只要發青,就會有花果點綴未來的歲月。」
《浮士德》以此形容被點綴的未來歲月。我想著:未來也許是下一秒下一分鐘下一小時,或是第二天第二年,甚至是數年後。偶爾不經意地看到花盆向我展示時間所施予的神奇魔法,我就嘆呼連連!例如最吸引小鳥蝴蝶飛蛾的那面小小窗邊四季開花的盆景,或許是經過某昆蟲的花粉傳播,另一盆毫不相干的盆景也開出一樣的一朵小紅花,僅僅一朵,好似落入鴨群的天鵝,總有天會發現真實的身分?寫此文的當下查看,誤入生命花園的那朵小紅花已無影無蹤。
四月的英文April,在此季節,我家附近的道路最常見的是木棉花,紅豔豔,有紅色橘色,一大朵一大朵。當木棉花掉落下來,是很紮實的重量感,不忍讓木棉花被粗心者壓輾,偶爾撿拾落在路邊的木棉花,不自禁地以手掌捧起,彷彿花朵還具有熱騰騰的生命。撿拾不完呀,看著路面,形成點綴的美感。很難想像這樣的路樹,若是在森林裡,樹頂可以超越許多樹,因此又名為「英雄樹」。
四月呀,一日是愚人節,許多人會玩起無傷大雅的玩笑,笑稱:「哎呀,今天是愚人節。」愚人愚己,都是放鬆日子、放鬆心情的方式。四月呀,是個美麗少女Ariel的生日,個性正如四月天爽朗。她的生日停留在、停留在最青春的年歲。可以這麼說嘛——春天,是生命駐足的痕跡——我能對我感到興趣的景致與生命說,瞬間,你就以瞬間的方式,留下來吧。長留,絕不可能,但是已保存在眼底心底,也在夢裡,經常連續多日夢到他們。忍著剛感冒頭痛咳嗽的體弱感,決心在清明節之前衝上山去看媽媽她們,從同一層樓轉左走中又轉右,連續探望三位。雖我內心不認為人往生後得住在上頭標示著姓名與年分的小小甕裡與格子裡。但是,尊重大多數人的習俗,恭謹地請她們了無罣礙,成為恆在的美好記憶,不再酸楚痛苦。
過去我在這裡情不自禁地發呆、頹喪、灑淚,都是無聲默默,忍著又忍著,把竄流出的任何最大的感覺壓縮回最底層,擠壓又擠壓,僅留下擦不乾的淚水在臉上。在這裡沒有人會覺得誰怪異,大夥都知道這般的心情;而今年,頭一回,我站在那裡或是坐在那裡沒有雙眼迷濛離散發呆或崩淚。我知道他們隨時出入我夢中,我可以看到形貌、甚至聽到聲音。雖這僅是我個人的思念,但已很滿足。媽媽爸爸分別在我三月旅行時的第一天與回台後的第一天來與我打招呼,笑咪咪的哩!
已多年不再去探望朋友位於另個處所的戶外天地,我不拘泥於俗間事,卻是留下諸多訴說不盡的美好,美得不像世間所能描繪的型態。那麼,就都放在心上吧,讓世間的風景與日常生活揮灑出稻穗的金光。
人生不都是黑色或白色或亮麗的彩色,但我擁有記憶、擁有展現生命力的盆景、擁有諸多可愛的卡通飾品、擁有許多人的情感,這些建築成常青的葉脈,溫燦燦地暖人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