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36】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64

16

佛教對「政治人權」的看法 5
文/星雲大師
政治家與政客之別
【問】有人說,一個國家如果能多幾個「政治家」,少一些「政客」,這個國家的人民就有福了。請問大師,「政治家」與「政客」之間到底有什麼不同?

【答】真是大哉問!一個國家如果政治家多一些,政客少一些,國家就能興盛、清明、穩定。反之,如果儘是政客當道,要國泰民安也難矣。同樣是以「政治」為業的人,二者有何不同?十九世紀美國一位牧師克拉克說:「政客與政治家的區別,就是政客看下一屆的選舉,政治家看下一代的福祉。」真是一針見血的詮釋。
綜觀古今政壇百態,我將政治家與政客之不同,歸納為:政治家一心做事,政客一心做官;政治家想到利人,政客想到利己;政治家公而忘私,政客私而忘公;政治家以福國利民為立場,政客以個己之私為立場;政治家為正義而服務,政客為利益而服務;政治家高瞻遠矚,政客短視近利;政治家有黨派,和而不流,政客有黨派,以黨伐異;政治家上台容易、下台灑脫,政客上台不易,下台不肯;政治家有道德勇氣,政客泯滅良知;政治家肯為理想犧牲,政客只有貪欲的企圖。
根據這些描述和比較,我們來檢視歷史上的政治人物。我想無疑的,華盛頓是一位傑出的政治家。他帶領美國獨立,並於1789年,全票當選美利堅合眾國第一任總統。他極為厭惡專制獨裁,除了竭力將鬆散的聯邦建立成堅實的國家,更堅持推行民主政治,為現今美國的自由民主紮下深厚的基礎。華盛頓就是那種對國家民族有強烈責任感,對政治有卓越遠見的政治家。
政治家多具有高尚的品格與高貴的政治理想,即使最後功敗垂成,仍在歷史上留下讓人尊敬的英名。如春秋時,致力改革富國的管仲;為政清廉,正直無私的晏子;三國時善於審時度勢,具統領智慧的諸葛亮;東晉時沉著冷靜,穩定和諧政局的謝安;唐朝有見識才略,個性忠直,每每犯顏進諫的魏徵;善於用人,恪守職責,不自居功的房玄齡,以及前面所言的宋朝王安石、范仲淹,明朝的張居正、清朝的譚嗣同……都是值得尊敬,名垂青史的政治家。
政治家在取得政權之前,有時會因情勢使然,身不由己而不擇手段,運用權術計謀,等到取得政權,即調整腳步,回歸忠心為國,全心為民的政治目標。如唐太宗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弒兄殺弟的手段,和歷史上許多卑鄙的政客沒有兩樣,但是當了皇帝之後,他勵精圖治,察納諫言,嚴於律己,以誠招天下,唯才是用,將唐朝建設成當時世界最強的國家,也締造中國歷史上唯一沒有貪汙的「貞觀盛世」。以其成就和貢獻,應是一位「瑕不掩瑜」的政治家吧!
另外,三國時的曹操,在戲劇裡是花臉,被稱為「一代奸雄」。不過,他結束長期戰亂的局面,為全國打下統一的基礎;他以非凡的軍事才能,在北方大興屯田,整頓吏治,使得政治清明,社會安定,也是一位優秀的政治家、軍事家。
再來看看政客,他們常存心不良,為了個人私利,會絞盡腦汁玩弄權術,欺上瞞下的貪汙、攬權、欺壓。如秦始皇嬴政病死後,宦官趙高想奪取朝中大權,他用陰謀讓年幼的胡亥登上皇位,即秦二世,自己則實際掌權,控制幼稚的傀儡皇帝。在《史記‧秦始皇本紀》裡記載,有一天,趙高獻一頭鹿給秦二世,說:「這是我獻給陛下的一匹馬。」秦二世說:「你跟我開玩笑吧?這是一頭鹿呀!」趙高嚴肅答道:「誰敢跟陛下開玩笑!這明明是一匹馬。陛下不信,可以問問別人。」
秦二世隨即問左右的人,此時,畏懼或想討好趙高的人,都說是馬;正直的臣子,有的實說是鹿,有的默不做聲。趙高暗地記下與他唱反調的人,後來陸續藉故把這些人全部殺掉。強大的秦帝國,在他手中不到三年就土崩瓦解。由此可知,政客不喜歡英明的上司,又妒賢嫉能,會想盡辦法剷除妨害他政途的人。
清朝的和珅,以其諂媚和恭謹的身段,贏得乾隆皇帝的寵愛和信任。後來,乾隆駕崩才五天,繼位的嘉慶皇帝就下昭宣布和珅的二十條罪狀,將他罷官抄家。當時,抄出的家產折合白銀有九億兩,相當於清帝國十二年的財政收入,如果再加上他揮霍掉的款項,及家人貪汙的數目,合起來則為清朝二十年的財務收入總合,貪汙之厲,莫此為甚!
再如一心想當皇帝,葬送能使中國富強的「戊戌維新」,也讓中國陷入幾十年軍閥混戰的袁世凱,以及北宋禍國殃民的蔡京、明末反覆無常的吳三桂等,都是喪盡天良,利欲薰心的政客。
政客與政治家之行徑南轅北轍,但是政客善於偽裝,往往以巧言令色掩飾其野心和邪惡目的。所以,短時間要區分誰為政客?誰是政治家?不是容易的事,我們除了「聽其言」,更要「觀其行」。曾國藩家訓言:「唯天下至誠能勝天下至偽,唯天下至拙能勝天下至巧。」在歷史長河中,政治家終會流芳千古,政客唯有遺臭萬年吧!(待續)

【延伸閱讀】

政治家要有大格局

古人云:「為政之要在於得人,得人者得天下。」做一個政治家,一定要有大格局,能包容異己,容納很多不同的意見,不能有「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專制思想。一個人能包容一家,就可以做家長;可以包容一村一里,就可以做村里長;能包容一縣,就可以做縣長;能包容一國,才能做國家的領袖。政治家克拉克說:「政客考慮下一次選舉,政治家思慮下一個世代。」因此,在政治上要成為專家,心量要放大、眼光要放遠。

──節錄自星雲大師著《迷悟之間》〈專家的條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