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回眸】憶我一群妙同事

17

文/李翠屏
剛畢業時,在一家百貨公司找到一份後勤工作,薪水不高,但有幸遇到一群很妙的同事,雖然那家公司現已不復存在,但數十年來在職場上載浮載沉,還是覺得當時的同事最有趣。
就說公司的樓管人員吧!有一位小姐我私下給她取名叫櫻子,她有一張櫻桃小口,卻常常畫著大紅色口紅,因嘴巴很小 ,口紅很紅,每次吃東西時,為了避免口紅沾到食物,總是很誇張地張大了嘴。
有一次我看她吃飯居然看到出神,她竟生氣對我說:「我發誓妳再繼續看我,我一定會翻臉。」說完兩手向空中大幅度比畫了一下翻桌的動作;我悻悻然把眼神移開,餘光卻瞥見她在偷笑。
櫻子很愛演,有時走路故意左搖右晃,像模特兒那樣,還會不時出現睥睨的眼神;不過只要混熟了就知道,她根本是個搞笑的綜藝咖,她不當藝人,真的很可惜。
櫻子講話速度奇慢,她有一個麻吉,講話快得不得了,我稱她黑白小姐。她打扮時尚,剪了一頭俐落短髮,真的很短,而且左右不對稱,在那個年代,簡直是時髦到不行,高的身材只穿黑白色衣服,人雖然瘦瘦的,箱子一扛就大踏步離開,manly到不行。黑白小姐只塗暗咖啡一類的深色口紅,乍看很像僵屍。
還有一位小胖樓管,行為和身材一樣逗趣,有次大家一起出外務,巧遇一群廟會善男信女,他人來瘋地搖下車窗,一路對著窗外大喊:「恁是要去吃拜拜膩(台語發音)?」我們只好強制摀住他的嘴巴,叫他閉嘴。
小胖的好朋友是一位大帥哥,顏值絕對不輸阿部寬,也是一位樓管。有次兩人區域輪調,忘年會上,小胖笑呵呵地說:「哎呀!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嘛!」阿部寬帥哥扳著臉:「謝謝你種的小樹,讓我乘得好涼」,一面說一面大力搧扇子。
在我座位左側區是企畫科,組長是個美人胚子,但是不愛打扮,常常一身俐落便裝,日語相當流利,是那種曖曖內含光的類型;他們旗下的成員也都身懷絕技,美工極強,像那位當時新進的男生就寫得一手好字,但外表絕對看不出來,比較像水電工。
我雖是後勤人員,但在周年慶人手不足時,還是得到櫃上幫忙。當年剛畢業,尚稱可口,活動期間充當櫃姐賣香水,可是我完全不會推銷,完全被動等人上櫃詢問,唯一強項是甜美微笑,為我日後的服務業生涯奠定了基礎。這群溫暖的同事,包容當時還是菜鳥的我,隨時出手相助,讓我在人生旅途中留下美好的回憶,至今仍感謝在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