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徐行】竹雞不怕人

14

文/劉克襄
晚近不時聽聞,七星山竹雞群不畏登山人,屢屢群體出來覓食,蔚為當地生態奇觀。
友人常爬七星山,不僅親眼目睹多回,還指出竹雞活動的位置,以及三支當地家族活動的確切區域。他的經驗裡,接近東峰向陽山坡的箭竹林叢,還有七星山主峰頂,以及七星公園入口附近都有族群。
為何這些竹雞都不怕人,很可能是遊客不小心殘留了食物,或者刻意餵食。牠們仰賴習慣了,久而久之,光天化日下遂大膽地在人群佇足的地方活動。
聽完他的分享,我依長年觀察經驗研判,應該還有不少竹雞族群棲息於這座龐然的大山裡。一般竹雞相當機警,害怕遇見人。任何一種大型動物的身影出現,或者喧譁之聲,都會讓牠們驚心奔離,潛入隱密的草叢。我們在林道上遇見的機會相對不易,往往只會聽到「雞狗乖」的響亮鳴叫。尤其是每天清晨,此起彼落,彷彿是這座山的起床號。
未幾,我和友人便選一秋末晴朗時日,從夢幻湖攀登七星山。芒花季節登高望遠,雖說景色最為清麗風雅,但我心底更加企盼,在兩座主峰的附近還可遇到竹雞家族。花了近一個小時,上抵東峰,並未遇著。再登上七星主峰,赫見山岩下方,正巧有支現身,掐指一算共六隻。我一瞧即知,那是父母帶著已然長大的幼雞。
我們相信,整個主峰周遭都是這支家族的地盤,因為習慣山友的來去,一點也不怕人。我緩緩接近,蹲下來,保持兩公尺遠,取出手機拍攝。牠們毫不怕我的靠近。一對成鳥佇立岩塊休息,梳理羽毛,一邊監守著。另外四隻亞成鳥,體型都接近父母了,在解說牌的陰影下,試著啄取地面的食物。
觀察一陣,友人從主峰頂撿拾了好幾顆小石子,從我背後以拋物線的扔拋,丟到我前面。幾隻亞成鳥以為是山友丟下食物,快速走過來。後來更靠近我,剩不到半公尺距離。友人再丟一顆,牠們更靠近,身影竟填滿我的手機畫面。那大膽放肆,幾乎不把我當成一個人。幾十年來,從沒有竹雞離我如此近。我心頭振奮的歡呼,可依然老僧入定,身子不敢有任何移動。
此時又有山友上來,在主峰的木椅放下背包。他們粗率的發出巨大聲響,尤其是大動作的抽出塑膠袋。結果這聲音嚇著了竹雞群,頓時四散消失。有趣的是奔竄中,有一隻亞成鳥竟然奔到我的屁股下躲藏。確定沒事,再緩緩走出來。此時,我隱隱感覺,牠的背羽磨擦過我的褲子。
我何其幸運,竟被一隻野生動物當做庇護的位置。那短短的兩三秒,應該是這輩子最感動的時刻,自然彷彿給了我最大的恩典,無比的榮耀。當時真希望牠一直待在我的屁股下,久久都不要再出來。我可以這樣蹲個兩三小時。
但那位山友不知是否故意,又再次敲擊自己的鋼杯。竹雞聽到尖銳的金屬聲,再次嚇得奔離,遁入箭竹林叢裡。過了好一陣,才從草叢露出臉,驚心地觀看。而躲在我下面的那隻,終於也驚恐地竄入林叢。
此次現場觀看後,有些感懷,想順勢抒發。山頂勢必常有人在此餵食,又或是不小心,遺留了食物殘渣,才吸引牠們的出現。牠們習慣了,生態行為一定會跟著改變。更糟糕的是,有人還會貿然帶狗上山,對竹雞形成巨大威脅。國家公園早就該針對此一情形,豎立告示牌,以免此一狀態擴大,一如大雪山林道的慘況,許多帝雉因餵食過度,體型明顯肥胖許多。
在野外,難免有竹雞不怕人。但一群竹雞都不怕,還視若無睹時,絕對是個生態隱憂。我寧可牠們繼續躲得遠遠,每每只能聽到叫聲,在芒草叢裡某一個不確定的位置,大聲而清楚的呼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