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花集.紅樓夢】 大觀園香夢沉酣(下)

1

文/朱嘉雯
若論空間的香氛氣息,在整部《紅樓夢》裡,寫得最精妙之處,應該要屬薛寶釵住的「蘅蕪苑」。
小說第十七回「大觀園試才題對額,榮國府歸省慶元宵」,作者寫道:因其院內許多異草,「味香氣敷,非花香之可比」,寶玉因此題上匾額云:「蘅芷清芬」,對聯是:「吟成豆蔻才猶豔,睡足荼蘼夢亦香」,元春遊幸大觀園之後,特賜名為「蘅蕪苑」。遂命寶玉也做了一首〈蘅芷清芬〉的五言律詩:「蘅蕪滿靜苑,蘿薜助芬芳。(己卯、庚辰、戚序、蒙府諸本夾批:『助』字妙!通部書所以皆善煉字。)軟襯三春早,柔拖一縷香。(己卯、庚辰、戚序、蒙府本夾批:刻畫入妙。)輕煙迷曲徑,冷翠滴回廊。(己卯庚辰、戚序、蒙府本夾批:甜脆滿頰。)誰謂池塘曲,謝家幽夢長。」這首詩「柔拖一縷香」一句,已將院中爬藤裊娜清香的視覺、觸覺與嗅覺藝術都鋪寫出來了。
事實上,蘅蕪苑的環境實在非常優雅怡人,小說中描述道:「池邊兩行垂柳,雜著桃杏遮天蔽日,真無一些塵土。忽見柳蔭中又露出一個折帶朱欄板橋來,度過橋去,諸路可通,便見一所清涼瓦舍,一色水磨磚牆,清瓦花堵。那大主山所分之脈,皆穿牆而過。」
當年,賈政初入園中,因不懂得欣賞它特殊的馨香設計,便埋怨道:「此處這所房子,無味的很。」及至步入門內,忽迎面突出插天的大玲瓏山石來,而且四面群繞各式石塊,竟把裡面所有房屋悉皆遮住,而且一株花木也無,只見許多異草:或有牽藤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巔,或穿石隙,甚至垂簷繞柱,縈砌盤階,或如翠帶飄搖,或如金繩盤屈,或實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香氣馥,非花香之可比。
賈政又不禁驚訝地笑道:「有趣!只是不大認識。」因此,清客們有的說:「是薜荔藤蘿」,其實並不只是薜荔藤蘿,還是賈寶玉雜學旁搜的,較有見識。他說道:「果然不是。這些之中也有藤蘿薜荔,那香的是杜若蘅蕪,那一種大約是茝蘭,這一種大約是清葛,那一種是金簦草,這一種是玉蕗藤,紅的自然是紫芸,綠的定是青芷。想來《離騷》、《文選》等書上所有的那些異草,也有叫作什麼藿蒳薑蕁的,也有叫什麼綸組紫絳的,還有石帆、水松、扶留等樣,又有叫作什麼綠荑的,還有什麼丹椒、蘼蕪、風連等。如今年深歲改,人不能識,故皆象形奪名,漸漸的喚差了,也是有的……」。
此處空間既然到處披掛著古書上所記載的各種珍貴香草,因而隨時味香氣馥,四面翠帶飄搖,最終引得賈政歎道:「此軒中煮茶操琴,亦不必再焚香矣。」
香草的學問竟如此淵深!我們從今往後還敢小覷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