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一隅美好

6

文/簡真
那年,我和另一半的工作都進入忙碌期,對這個繁華的都市興起了些許疲倦感。有一次我們難得空閒,去附近散步,偶爾發現了一塊荒地,我忽然心血來潮,摩拳擦掌地打算開荒種菜,老公居然同意了。
周末開始實施計畫,我負責清除小石塊和雜草,他負責挖土翻地。每天下班後就去看菜園,澆水鋤草,成了我們放鬆心情的最好方式。隨著季節轉換,我們的辛勤勞作有了收穫,眼見著平整溼潤的土裡長出了又綠又嫩的菜苗。幾個月後,兩公尺見方的菜園已是有模有樣,青的是蘿蔔,紫的是茄子,成片青菜像是綠色的地毯。遠遠看去,色彩斑斕,十分好看。
我們只要有時間就去菜園整理一番,再摘回可以吃的蔬菜,有時做兩碗青菜麵,放上一點切碎的蒜末,有時做一鍋碧綠的茼蒿粥。吃進嘴裡的,不僅是新鮮的蔬菜清香,更有一種生活的樂趣。曾經覺得陌生的城市,也因此和我們有了更多連結,我漸漸開始安心於朝九晚五的城市生活。
過了幾年,老公因為工作調去日本,看著我們曾經一起並肩打理的菜園依然生機盎然,另一半卻遠隔天涯,不禁思念心切淚涔涔。我收集了菜種和瓜種寄給他,雖知道在寸土寸金的京都不大可能找到種菜的地方,但仍希望我親手採摘的種子,可以緩解他獨在異國的鄉愁。
周末,我照常收到了老公的郵件。他在信裡告訴我,他已漸漸適應了新環境,每天晚上看看書、學學日語,過得挺充實的。寄去的種子已經種了一段時間,還附上照片,一只日式的白瓷盆裡冒出幾株嫩嫩的新芽,頗有楚楚動人之態。
此後的郵件往來,我們除了說說各自的工作和生活,就是關注那一盆黃瓜苗的長勢。瓜苗漸漸長高了,開始伸出長長的柔軟枝蔓。老公用細鐵絲搭了一個架子,莖蔓順著鐵絲伸展,過了不久,竟然結出一根小小的黃瓜。他也捨不得吃,就每天看看,心裡對家的牽掛也有了著落,隔著千山萬水,卻如日日相見。
調動期結束,老公回國後,我們的菜園因為附近房地產開始升溫,被開發興建成樓房,我們也換房搬進了高樓。老公在花盆裡種上了芫荽、番茄,絲瓜,坐在蒲團上,喝茶、賞月、聞香,我和心愛的他守著一隅菜畦,品嘗到清寂與歡愉的人間滋味。
錢鍾書說:「人生不過是居家、出門,又回家。我們一切的情感,理智和意志上的追求或企圖,不過是靈魂上的思鄉病。想找一個人,一件事,一處地位,容許我們的身心在這茫茫的世界有個安頓的歸宿。」幸福就是這麼簡單,只要心中有一小塊綠意,我們就能暫時放下疲憊的身心,彼此陪伴著,享受那一抹人間的豐盈美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