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36】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65

22

文/星雲大師
佛教對「政治人權」的看法 6

佛教對生存權的看法

【問】在各種人權當中,第一個最需要受到保障的應該是「生存權」,因為如果生命沒有辦法維持,其他一切都是空談,因此,故意致人於死的殺人罪,一般國家都會處以死刑。但是現在也有一些國家主張廢除死刑。請問大師,如果赦免一個因殺人而被判處死刑的人,站在佛教的立場,是否有違因果?

【答】兩百多年來,「死刑」存廢之爭一直方興未艾。由於世界人權運動的蓬勃發展,愈來愈多國家主張廢除死刑,認為死刑是殘忍、不人道的刑罰,與文明社會不相容。《管仲‧牧民》裡也說:「政之所行,在順民心,政之所廢,在逆民心……故刑罰不足以畏其意,殺戮不足以服其心,故刑罰繁而意不恐,則令不行矣!殺戮重而心不服,則上位危矣。」可見判處極刑不是究竟,不能根本的遏止犯罪。
我們常說:「上天有好生之德。」佛教以慈悲為懷,慈心不殺是佛弟子應遵行的,如《大智度論》中云:「諸餘罪中,殺罪最重,諸功德中,不殺第一。」既然如此,是不是更應網開一面,贊成廢除死刑?
法律是維護社會秩序的重要依據,日本早期有位楠木正成將軍,在受冤被判死刑後,留下「非、理、法、權、天」五個字,說明無理不能勝過有理,有理不能勝過法律,法律不能勝過權力,因為有權力的人可以改變法律,但是「權」卻無法勝過「天」,「天」就是因果法則。而赦免死刑犯,以佛教的因果法則來看,是不合乎因果的,造惡因卻不受果報,不公平也不合乎真理。因此,站在佛教的立場,希望可以減少死刑,儘量不用死刑,但不主張廢除死刑。
佛教根本大戒的五戒及菩薩十重戒,第一條都是不殺生,就是不侵犯他人的生命。大至殺人,小至殺死蟑螂、老鼠、蚊蟻等,都是殺生。不過,佛教是以人為本的宗教,所謂不殺生,主要是指不殺人。殺人是犯波羅夷(極重罪),是戒律中的根本大戒,是不通懺悔的。如果殺死蟑螂、蚊蟻等,是犯突吉羅(輕垢罪),屬於惡作,雖然一樣有罪,但跟殺人不一樣。
在《佛說梵網經》裡,佛陀也告誡佛子們:「若自殺、教人殺、方便殺、讚歎殺,見作隨喜,乃至咒殺,殺因、殺緣、殺法、殺業,乃至一切有命者,不得故殺。」對所有眾生都應「常住慈悲心」,方便救護,如果反而「恣心快意殺生者」,就犯了「波羅夷罪」。
同樣的殺人,社會的法律和佛教的懲處有何異同?故意殺人者與過失殺人者,其刑罰不一樣。例如在台灣,刑法第二七一條規定:「殺人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對於事後自首、悔過者,刑法第五十七條列有科刑輕重的標準,並得酌情量刑。佛教戒律因犯罪型態不同,也有種種規定。佛門非常重視心意犯罪的輕重,每一條戒相之中皆有開、遮、持、犯的分別,犯同一條戒,因動機、方法、結果等的不同,導致犯罪的輕重與懺悔的方式也不同。
如殺人時要具足:「是人」,所殺者是人,而非異類旁生;「人想」,蓄意殺人,而非想殺異類旁生;「殺心」,非無意、過失,而是有心蓄意;「興方便」,親自用各種方法殺人,或勸人自殺,或教唆或與人共同謀殺;「前人斷命」,指被殺的人,斷定已死。
這五個條件皆具備,才構成不可悔罪,這與刑法因重視犯意和犯罪事實,而制定的犯罪構成要件、阻卻違法要件的道理是相同的。但是佛教的心意戒,在要求個人自發性的觀照身口意的起心動念,防範不法於念頭起時,較世間法更為徹底。在殺人的後果上,則分三種:一是當時殺死,犯不可悔罪;二是當時沒死,以後因此而死,亦犯不可悔罪;三是當時沒死,以後也沒因此而死,犯中可悔罪。(《佛說優婆塞五戒相經》)

佛法與世法的異同

世間的法律,強調罪刑法定主義,只規範人們外在的行為,無法矯治心意的犯罪,根治行為的犯罪。佛教強調心為罪源,從心源導正偏差行為,達到身口意三業的清淨。刑法上雖也規定「作為犯」、「不作為犯」,但只是狹義就犯罪行為的型態來區分,不如佛教戒律的止持、作持,能廣攝一切善惡法。
佛法與世法有時是不免相左的,有些行為從世俗法上看是惡事,可是從佛法上推敲卻是善事。譬如殺生本來是犯罪的,但是為了救生而殺生,以殺生為救生,則是菩薩的慈悲方便權智。
《佛說興起行經》裡記載,佛陀過去世因地修行時,有一世為賈主,帶領五百人出海採辦貨物。有另一商主在水漲時前來爭船,為了保護全船的五百人,在格鬥中殺死了那位商主。以法律而言,為自衛而殺人,亦會酌量減刑。如佛陀興起「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悲心,而殺一惡人,是不能以一般殺生的尺度來論斷他的罪過。不過,如是因感如是果,善惡業報,終究不失,佛陀仍以成佛之身遭受「木槍刺腳」的果報。
因此,我們在修行菩薩道,「殺一救百」時,除了動機要純正,抱持大慈悲心之外,還要有心甘情願接受因果制裁的膽識。
日本的井上日昭禪師殺了一位奸臣,替萬民除了百害。山本玄峰禪師說他「一殺多生通於禪」。意思是殺了一個人,因此而救活許多人,是通於佛法的。佛教非常重視生命,不殺生是佛教徒共守的戒律,殺生是不道德的行為,但是如果本著大慈悲,救人救世的心去殺生,並沒有違背戒律。
佛教的因果報應,不是只看行為粗細,更重視「心意」;善心犯戒、無記心犯戒或不善心犯戒,當然會有不同程度的輕重果報。
道宣律師言:「害心殺蟻,重於慈心殺人。由根本業重,決定受報。縱懺墮罪,業道不除。」(《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真正的佛教徒是不會心存惡念的,像佛教國家柬埔寨的前領袖波爾博,曾瘋狂殺了兩百萬個柬埔寨人,是萬劫難赦的殺人魔王,根本不是佛教徒!相反的,法官判人死刑,如果不摻雜個人的恩怨、利害,完全基於維護社會的秩序、公理、正義,不得不如此做,雖然判決死刑,佛教認為並不違反道德。而執行死刑的人,是執行國家的法律,與罪犯無冤無仇,無殺心,行為屬無記性,也是沒有罪過。(待續)

百囀千聲隨意移,山華紅紫自高低。始知鎖向金籠聽,不及園林自在啼。 宋.歐陽修詩,豐一吟繪。圖/佛光緣美術館總部提供
百囀千聲隨意移,山華紅紫自高低。始知鎖向金籠聽,不及園林自在啼。
宋.歐陽修詩,豐一吟繪。圖/佛光緣美術館總部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