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讀生活】糊塗 也可以得天獨厚

19

文/高愛倫
我很年輕的時候就記憶不靈光,對於遺失東西,我有著紀錄歷歷的天大本事,但是撿回失物,我也有驚喜處處的得天獨厚。
剛到社會上任職時,沒有儲蓄概念,每個月的薪水都放在一個秋香綠的薄書包斜背在身上,走到哪兒全身家當背到哪兒,不起眼的破書包其實是個小金庫。
有一天我遇到同學,下車寒暄,並掏出記事本書寫連絡電話,然後分手從民生東路開車到健康路醫院探病,經過醫院大門時,警衛對我笑嘻嘻手指指,好像在說什麼,我以為是一般招呼,就直接駛入停車場;等停好車,下車,關門,蛤?一眼看見我的綠書包竟然在車頂上。
那時,我開的是一千西西小馬自達,車身不高,所以寫電話簿時,很順手把書包擱置車頂,開走時,完全忘了書包。途中遇到很多駕駛對我笑,也經過很多轉彎路口,書包居然始終留在車頂未掉落,我的開車技術由此可知。
明明沒有置產概念,但聽同事朋友說應該買房子,就在拿到「會錢」那天,臨時起意跑到內湖看預售屋。錢是英雄膽,抱著筆電大小公事包裡的現金聽取售屋小姐的介紹,我真的渾身是勁、精神抖擻。
回到報社後,才坐定,發現公事包不見了,當即驚魂,那可是半年薪水呀!打電話去問,說明原先坐在的位子,但是接待小姐說真的沒有看到;對當時的我,會錢數字太大了,我不能死心,立刻驅車趕回銷售中心。信不信由你,我一進門就看到我的黑色公事包,已經被挪動到另外一張沒有人的空桌椅座上,裡面一毛錢──都──沒──有──少,真的一毛錢都──沒──有──少,哇哈哈!
那時常出國,有一次去香港,一下機就被好友帶到海運中心shopping,到第二家再買東西時,一開皮包,皮夾子不見了。店員根據我已經採買的物件提袋,找到第一家商店,商店小姐說:「小姐,妳買完東西把皮夾仍下就走了,我們追都追不到妳。」
南京東路北寧路口有一家火鍋連鎖店,開幕的第三天就遇颱風警報,我有一張九折卡,早早約好朋友,一看無風無雨,午餐約會照舊,但兩個小時後,風雨驟起,報社編政組通知大家早點到班。
提前回到報社的傍晚,我接到電話,「是高小姐嗎?妳的皮夾掉在我們這裡。」我聲音冰冷,心想騙人的來了,對方說:「我這裡是鍋霸餐廳,妳買單完之後,把皮夾放在櫃檯上就走了,我們看到妳的皮夾裡有護貝通訊錄……」
能說出餐廳名字當然不會假,我立刻冒著風雨去拿回皮夾,並在一星期之內請編輯部二十四個同事去吃宵夜火鍋,以示答謝。
退休後我到金馬獎辦公室短期任職,常在鄰近的飯店午餐。有天下午辦公室室內座機響,是喜來登飯店打來的:「高小姐,妳的手機放在餐桌上忘了,我們從通訊錄試撥妳的朋友,是她們提供這個聯絡電話。」
先生臨時出門跟朋友晚餐,夜深了,顯示他名字的電話響一聲就掛斷,我立刻回撥,結果是警察廣播電台接電話,他們非常簡潔要求當事人立刻聯絡,而先生玩瘋了,渾然不知手機掉在計程車上。
我有一只尾戒,翠綠玉,弧度色澤極美,雖不昂貴,但令人眼亮。這只戒子的奇遇最多。
我從美國回來,在飛機上喝完番茄汁,朝塑膠杯丟拭嘴紙巾時,咚的一聲,玉石脫落戒台奔落杯中,輕易撿回,順利重鑲。
去唱卡拉ok,導演張蜀生帶我跳會拉來扯去的吉魯巴,休息很久後,他搖頭把戒子送到我面前:「戒子太鬆了,滑脫都不知道?」
在承德路編輯部上班時,有一天突然發現尾戒不見了,先跑到洗手間看看,又循著進辦公室路線走到停車場沿路尋找,都沒有,有些難過……
一個月後,清潔公司循例辦公室打蠟,隔日我看到地上迴紋針與紙屑,心裡嘀咕清潔做得不徹底,就拿掃把從辦公桌底下橫掃一下,然後,就是這麼神奇,我的玉石尾戒沾著毛絮從桌底掃到我眼前。
這只魔術玉最後一次表演,是我做家事時,做著做著,發現戒子只剩個空戒台,玉又鬆脫不在了!很多天之後,找到擱淺在藤架縫隙裡的玉。從此,我把這只戒子收藏起來,至今安然。
在高雄跟先生逛3c店,突然發現手機不在了,就回到停車場圍著自己車子裡外四周找,完全沒影;失望中離開時,車退燈亮,照得大雨的地上閃亮閃亮,我的手機躺在滂沱地上,撿回來的手機,無恙。
我喬遷基隆,經常坐巴士,這回遺失劇碼是:大布包拉鍊沒拉,東西打翻滿地,到家猛然想起沒看到圖章。不得了,先生又一番忙碌,跟國光號總站不斷聯繫,國光號服務極佳,但圖章還是沒找回,只好一家一家銀行去報失更改。
朋友范可欽問我幹嘛要把圖章帶在身上?我說:「不是圖章存摺不可放在一起嗎?」他快暈倒:「妳是哪個時代的人?現在簽名就可取款,還有密碼保護,沒人會帶著圖章出門的。」喔?是嗎?你們都不帶圖章嗎?
換印一輪之後,圖章又出現在一個疏忽未檢查的夾層中,我實在沒有力氣再去更換,又開始忍受新舊圖章時而發生「用印不符」的尷尬。
前幾天逛基隆一棟三層樓的成衣店,我們一直在三樓更衣室,買單時,先生的斜背包不見了,我們逐層找,再撥電話留言:「如果你撿到我的包包,請用這支電話回撥。謝謝你。」聲調好生可憐。
店員小姐主動翻查監視器,確定先生胸前掛著斜背包進店,再根據時間推論他可能在什麼時候脫掉斜背包,結果斜背包在一樓的衣服堆裡翻出來。
看《滾滾紅塵》首映,又掉了綠黃相間的眼鏡框,這次,眼鏡框沒找回,真是可惜,因為這二百元的鏡框被我戴得油光光閃亮亮,相信比二萬元的鏡框都要漂亮,好在這副眼鏡框已在新書「此刻最美好」的書封上留下影像。
糊塗一輩子,甚至還把自己都弄丟過,好在,遺失的都能找回,這樣的得天獨厚,怎能不以光亮他人來謝償自己的福氣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