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如是說】棒喝

4760

文/星雲大師

禪門教育有一些很特殊的方式,有時候老師三年、五年都不同你講一句話;有時候無緣無故的對你拳打腳踢、棒打呵喝;有時候故意讓你受苦受難,明明可以說來給你聽的,他不說,他不教,而是用這些無情無理的方式來教育你;甚至在揚眉瞬目、嘻笑漫罵間,無一不是在說教,都是為了要讓行者自己去參悟。

如布毛侍者跟著鳥窠禪師十六年,禪師一句佛法都不講;侍者不得已,只有告辭而去。「為什麼要走呢?」「要去學佛法,我在這裡侍奉您十六年了,您都沒有跟我講一句佛法啊!」這時鳥窠禪師從衣服上拔出一根布毛,「這不是佛法嗎?」「唉呀!」侍者當下大悟。這一悟若沒有十六年的參學,就是現在弄件衣服抖給你看,不要說一根線、一塊布,就是見到一件衣服,你也不會開悟。

從馬祖禪師開始,動作乃至棒喝傳授禪法和接引弟子的方式,逐步增多。圖/佛光緣美術館提供

所以過去禪門中,所謂「德山棒、臨濟喝」,像「馬祖一喝,百丈耳聾三日」;像黃檗禪師和臨濟禪師的「道得也三十棒,道不得也三十棒」。從棒喝裡要參透禪的消息,從一聲霹靂中要照破黑暗的無明;這樣的方式和現在的教育觀點,說要以鼓勵代替責備,相較起來,究竟禪門的教育對或不對?這就要看個人的根機了。

禪門說,上等的根機,可以經得起棒喝;中等的根機,就是正常教導;下等的根機,你就是跟他禮遇也沒有用。因此,對於禪門的這許多教育方式,不是去研究他的打罵、教導的方法,而是要研究受教者的根機如何?像有的一畝田,可以長出五百斤的稻穀,但有的一畝田,卻只能長出二百斤,甚至只是一百斤,這就看田地的資質、根機如何?

圖/取自網路

緣分具足 根機巧慧悟道

如密勒日巴尊者,學習過程中受了幾十年的苦難,師父特地刁難他,百般為難他,都不曾退心。數十年後,他悟道了,師徒倆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師父說:「哪裡能找到你這種人才給我教育,我給你的教育,讓你那樣子的受苦,我心中也痛,但是你終於悟道了。」很開心的喜極而泣,這是師徒的緣分。

又如六祖惠能大師參訪五祖,八個月苦工,五祖未曾跟他說道,也沒有教育,等待時機成熟,他就悟道了。再有,像慧忠國師的侍者做了三十年,慧忠國師不忍,想幫助他開悟,但他根機不夠,也是不能悟道。

圖/取自網路

所以禪門教育法不是老師的問題,學子的慧巧、資質,占絕大因素。我覺得禪門的教育,在今天教育公門裡,還是有它的價值,不可以一概而論,批評禪門的棒喝、打罵教育,說它不合時宜,那倒不見得。禪門的教育,還是超越一切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