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台 東南亞篇 從世紀審訊 看東南亞貪汙事件

3

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被控貪汙一案,將於五月十四日開始在法庭審理。納吉被控二十五項與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簡稱一馬)有關的貪汙及洗錢案,其中包括濫用總理職權,通過一馬公司獲取二十二點八億令吉(約合一百七十二億台幣)賄金,而被控四項貪汙罪,以及二十一項前述貪汙金額的洗錢罪。
在此之前,納吉涉嫌濫用一馬公司前子公司SRC國際有限公司資金案,已被控七項刑事失信、洗錢及貪汙罪,並已於本月三日開審。
目前,納吉對所有的指控均不認罪,但由於納吉涉案的金額數字龐大,又是頭一位曾經具有總理身分者受審,因此被馬來西亞媒體稱作「世紀審判」。
其實,東南亞位高權重的政治人物,面對龐大的金錢誘惑,而能無動於衷者,認真計算起來,真如鳳毛麟角,甚至在公家領域中,無需位高權重,只需位居要津,也都有貪汙自肥的機會,差別僅在於金額大小以及是否東窗事發而已。
過去的國家領導人如菲律賓的馬可仕、印尼的蘇哈托,都以巨貪富可敵國而聞名。很多人不太明白,泰國過去十多年以來為何政治一直動盪不安,其實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泰國的分贓政治,被前總理塔信打破了。
泰國自從一九三二年改為君主立憲以來,幾乎沒有任何一位總理可以順利做完四年任期,就是因為上任之後撈得差不多了,就要被人拉下,換人再上去撈。
結果塔信一上台,不但做完總理任期還要連任,是可忍孰不可忍,利益受損的各方於是聯合起來把他拉倒,但塔信在泰國東北大票倉厚植的實力可觀,每次大選又能再起,對手又再把塔信陣營的政府推倒。如此,政局能穩定嗎?
東南亞國家裡的柬埔寨、寮國、越南,都是屬於高壓嚴密統治的國家,政府高層人員的貪汙絕非罕見,但都官官相護,密而不宣。台灣生意人丁善理多年前在越南胡志明市造鎮,興建出總面積達六平方公里的高檔富美興都市區,成為胡志明市重要地標。
當時購置房產的多為北方河內市的政府官員,原因就是北方的官員有管道弄到錢,但又不懂得生意經營,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投入房地產。
區域內相對清廉的是新加坡及汶萊官員,但汶萊也曾經發生哈桑納博爾基亞蘇丹之弟傑弗瑞親王,在一九八六年到一九九八年擔任財政部長期間,被指控貪汙金額高達一百十一億英鎊,最後被迫下台的案子。
有許多人認為新加坡官員之所以清廉,是該國「高薪養廉」的政策奏效。其實新加坡官員清廉,更大的原因是刑罰很重,一旦東窗事發,政治生命就完全告終,而且可能老死獄中。
即便如此,新加坡立國以來,還是曾發生過幾宗震動各方的貪汙案件。根據新加坡文獻館的資料,一九九五年間,新加坡公用事業局副總裁崔漢添因收取一千三百九十萬星幣(新台幣逾三點一億元)回扣,被判處十四年徒刑,此為新加坡公部門有史以來最大貪汙案。崔漢添於二○○五年因在獄中表現良好,而提早獲釋。
另外,新加坡土地管理局科技及資訊科技基礎建設部門副司長辜聲偉,在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一○年三月間,以不實合約前後詐騙新加坡政府一千二百五十萬星幣(新台幣二點八億元),是新加坡過去十五年以來,公部門最大貪汙案。
梁東屏(泰國/東南亞問題專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