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月 主題徵文–書房】 追擬古人的書房

49

文/林孟輝
小學時,讀書寫作業的地方沒有固定,有時在庭院的長板凳上,有時在家裡雜貨店門口的掌櫃桌上,也順便幫忙顧店;有時候更是爬到芭樂樹上讀書,順手就能摘起土芭樂吃,書讀完了或不想讀了,就開始在空地上玩。兒時讀書是很隨興的。
國、高中求學階段讀過翁森〈四時讀書樂〉,心中留下對讀書環境的美好想望,「山光照檻水繞廊,舞雩歸詠春風香;好鳥枝頭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四季的景象與讀書之樂相呼應,此時書房之樂已不在書的文字之中,就如「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一般;因此明明在周六的午後留在學校K書準備聯考很緊張,還以「蹉跎莫遣韶光老,人生唯有讀書好」自勉;卻仍趴在教室窗口眺望八卦山及大佛。
大學時住在學校宿舍,四人一間房,房間既是寢室也是書房,小小的空間中除了床鋪、衣櫃之外就是書桌與整面的書架。大一新生書還不多,進到大三、大四學長的房間,發現四面書架上滿滿是書,真有坐擁「書城」之感,此時古代文人的草堂、齋、軒、館等書房雅號,進駐腦海,也讓我心嚮往之。
古人心中的理想書房其實是「室雅何須大,花香不在多」,其所追求的境界是清樸雅致、避塵絕俗,不求氣派豪華,想來是受到唐人劉禹錫〈陋室銘〉的影響。
南宋文學家陸游在〈新開小室〉詩中說:「並檐開小室,僅可容一几」,但在書房中的小天地裡「窗几窮幽致,圖書發古香」;明代文人歸有光的書房「項脊軒」也以「小」出名,「室僅方丈,可容一人居」;即使帝王的書房,也並非以大為好,清乾隆皇帝位於宮中養心殿的書房「三希堂」,也只約二.五坪的空間,卻是他處理朝政之外,能自在自適賞玩古今翰墨的小天地。
文人書房追求一個「雅」字,除了桌、椅、櫥、燈以及文房四寶筆、墨、紙、硯這些基本物品外,如經濟能力更好些的,還會在書房掛上匾額、對聯,或放置古琴、香爐、字畫、古玩、盆栽等;而讀書之餘,也享受彈琴、焚香、品茗的生活雅趣。
買房子之後,嚮往古代文人書房雅韻的心依然沒變,於是也盡所能的布置一個追擬古人古色古香的書房,在此讀書、寫字、畫畫、讀經、抄經、賞玩文房雅器自不在話下;不過小孩闖入書房中所發生的一切事情,則是我年輕時從未預想過的:「爸爸,你在寫什麼?我也要寫」、「爸爸,你在畫什麼?我也要畫」、「爸爸,你在念什麼?我也要念」、「爸爸,陪我玩啦」……
自從有了小孩,書房的天地,不再是我獨享,它成了親子共享的天地,我想這是古人從未在書中記錄過的事情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