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新生與衰老 生死問題的政策建言

4

執筆人:陳長文 終身義工
「新生與衰老」為人生馬拉松的兩端,我們在「生與死之間」拚了命奔跑、成長。然如今台灣的人口結構呈現「高齡化與少子化」的極端,依內政部統計,自2018年3月起就已進入「高齡社會」,即人口有14%為老年人。但新生兒人口卻近乎每年遞減,據統計2018年的新生兒僅有18萬,與25年前近33萬相比,人數減少近半,成為一大隱憂,因此政府的當務之急應是要妥善解決「新生與衰老」的問題。
筆者近日讀到一本書:《關於衰老這件事》,就在探討大多數人終將遇到的人生課題──衰老。其中一段文字讓筆者印象深刻:「當你參與鄉里運動會,參加500公尺的賽跑。你拚了命堅持跑到底,終於到達終點時,舉辦單位卻跑來告訴你:『不好意思,說錯了,是800公尺賽跑。請再跑300公尺。』」這則故事印證了邁入老年的問題:當平均壽命不斷加長,不論是政府、社會甚至是個人都缺乏足夠意識,去面對「被加長」的歲月,因此也延伸出接踵而至的老人問題待解。
首先,筆者想談談「老人照護」。長照2.0自2016年政府推動以來擴大服務對象,由原先的65歲以上老人、50歲以上的身心障礙人士等擴及50歲以上失智症患者、所有身心障礙人士等,服務項目亦透過社區整體照顧模式,整合民間社區與政府力量,讓「在地老化」得以逐步實踐,以上進步值得稱許,至少比起筆者過去多年呼籲長照法規的推行卻遲遲未果,已有進展。但長照政策仍有以下隱憂:
其一、長照基金的財源穩定性不足
依《長照服務法》規畫的財源是來自「提高的菸稅及遺產稅、贈與稅」每年提撥挹注長照基金。然長照非一日之寒,需長期且穩定的收入來源,方能確保政策的永續,政府卻以「無法估計」的稅收作為主要財源,無疑增加政策的不確定性。日本實施「介護保險制」,主要目的是為減輕家屬照護負擔,由社會共同支持長照。以稅金與保險費約各半支付長照費用,降低單純由稅收支出的風險,值得參考。然日本直到2000年老年人口達17%時才開始實施,起步有些太晚。因此筆者呼籲政府應盡速意識到保險制度的必要性並積極推動,不僅能確保財源穩定,亦能減輕年輕照顧者的負擔。
其二、缺乏專業長照人力配置
長照2.0雖加強設施項目,卻未積極針對專業人員的缺乏進行解決。長照人員工作辛苦、薪資偏低直接影響年輕人投入意願。而面對長照人力缺乏,政府更應積極改變長照人員的就業結構,如:計畫性的人才培訓、提高薪資,才能吸引更多人力投入。否則在人力供不應求下,縱使政府宣示琳瑯滿目的長照政策,仍然無法彌補長照需求的缺口。
另針對少子化問題,亦是台灣人口結構的另一隱憂。年輕人不願生育的主因不外乎是低薪、就業環境對育兒不友善等。
筆者以為政府應格外關注年輕父母育兒過程的經濟負擔,不僅要加強補助「育兒」階段的津貼,更應落實「友善職業婦女」的政策,鼓勵企業改善職場育兒環境 (如:彈性工時、附設托育設施等),方可增加年輕人生養的意願。
蔣公曾言:「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的生命。」或許概念上如今看來有些過時,但不可否認的是少子化問題影響範圍甚鉅,牽動人口的扶養與老人的照顧,應積極解決。
面對人口結構的極端,不論是政府或社會都該格外關注與努力,改變現況的不足,方可能共創台灣的未來:讓人民能安心生育,從容面對衰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