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人間】 記憶裡的白河小鎮

5

文/琹涵
白河,在我的記憶中,一直是純樸無華的小鎮,宛如鄰家女孩。
三十多年前,我在白河教書。一日,近黃昏時,到小店買水果,我還記得那天買的是釋迦鳳梨。見一年輕女子款款走過店門前,身材姣好,但衣著樸素,穿的也只是襯衫和牛仔褲,作尋常打扮,並無驚人之處。小店的老闆娘卻突然動怒了起來,生氣的連罵:「不要臉!不要臉!」那女子早已走遠,我不明所以,而老闆娘還在生氣:「哼,跳脫衣舞的,不知羞!」唉,那麼樸實的小鎮哪裡容得下「傷風敗俗」?在那時,社會輿論的指責,多少能讓人有所顧忌,維護了善良的社會風氣,也會是一種約束的力量。
如今,我離開白河也已經很久了。它,還會是舊時風貌嗎?
當我走在熱鬧繁華的台北都會區,晚上的霓虹燈四處閃爍,照得黑夜也如同白晝。都市的模樣一變再變。如果,台北早已不是我當年讀書初相見時的樣子,永恆,原來是這般的無法奢望。
當時代的風潮席捲了整個世界,地球如村,我又如何能冀望白河能恆久不變?那不也太苛求了嗎?
那麼,只要我在心中留住它曾經有過的純樸,寧靜的樣貌,如此的安恬、美好,宛如夢境,也就足夠了。
我記住它,也一如記住了屬於我青春的容顏。不能忘,也不肯忘。
歲月,或許殘酷無情,君臨天下,掠奪一切。然而,那痴心依戀的,卻是我。不是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