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隨筆】這個不能丟

19

文/李瑞志
兒子在英國定居了,這次回來就是準備帶母親王大娘一起走的。鄰里鄉親聽到消息都湊過來看熱鬧。
「王大娘,您的苦日子終於熬出頭了。我們這麼大個村子就出了您家這麼一個博士……」
「聽說英國那邊可發達了,什麼東西都有,王大娘您這回過去可要大開眼了……」
一時間,屋裡屋外進進出出擠滿了人,言談間都充滿了對王大娘的羨慕。
入夜,王大娘收拾東西,感覺這個不能丟,那個也捨不得,裝了一箱又一箱,兒子忍不住說:「媽,找些緊要的東西帶走,我們去了那邊再買新的。東西太多了,飛機不讓帶的……」
「兒啊!咱這一去就再也不回了嗎?那以後我要是過世了葬哪兒?」王大娘說。
「呸呸呸!盡說些不吉利的,英國那邊又不是沒有墓地。」
王大娘愣愣地的望著兒子,陷入了沉默。
一大早,接送的車來了。兒子卻發現母親不見了,到處都沒有找到。聽鄰居說母親一早上山去了,他連忙朝山上跑去。
他終於在父親的墓前找到了王大娘。白髮蒼蒼的母親,正一鋤一鋤地刨著父親的墳包。
兒子吃驚地問:「媽,您這是幹什麼啊?」
王大娘說:「我想好了,別的東西都可以丟,就是不能把你爸一個人丟在這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