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台 中東篇 環境汙染破壞 殺傷力遠勝戰爭

3

今年綠色和平組織將三座阿拉伯城市列入全球PM2.5汙染最嚴重的百座城市之列,分別是巴林首都馬納馬、科威特首都科威特市以及聯合大公國的杜拜。巴林是中東地區空汙最糟的國家;空氣品質最佳的中東城市則首推沙烏地阿拉伯的麥地那。
中東國家空汙問題在三十年前就開始出現,從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資料顯示,世界空汙嚴重的地區集中在南亞、中東及北非。儘管中東並非工業先進的地區,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紀之間的空汙狀況卻迅速惡化,被納入世界空汙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中東地區空汙的形成,包含其特殊的自然環境因素和人為因素。前者源自沙漠型氣候所造成的沙暴汙染,過去十五年沙暴持續增加,預計未來會更嚴重。
來自摩洛哥地區的沙漠西風,讓北非國家不時地籠罩在沙暴空氣中,加上人為的工業汙染、汽車廢氣、燃燒垃圾和廢料等,讓居民飽受空汙之苦,尤其是一千九百多萬人口的開羅,始終列入世界空汙嚴重的城市,居民的心臟血管與呼吸器官疾病甚為嚴重,肺癌死亡人數一直高居不下。沙漠西風也同樣影響大敘利亞地區、伊拉克以及阿拉伯海灣地區。
阿拉伯海灣地區除了承受沙暴所帶來的惡質空氣外,淡化海水、發電、石油工業、水泥工業等人為因素更惡化空汙。此外,該區人們生活富裕,奢侈的生活習慣耗費較其他地區更多的能源,譬如人們傾向駕駛高馬力的汽車,終年冷氣、電燈不斷等。近年來中東地區為了發展現代化農業,而剷除原本就寥寥無幾的森林,加上全球氣候的變遷,雨量更少,讓空汙狀況雪上加霜。
目前中東國家都積極於解決這些空汙問題,尤其是人為因素所造成的空汙,譬如傳統交通工具的汰換、減少汽車廢氣排放率、工業燃料的管制、種植水土保護的植物、成立共同研究計畫、制定空汙懲罰法規等。土耳其和以色列並設有許多空氣品質監測站,科威特、巴林和聯合大公國則有非政府組織的空氣品質監測站,並參與國際空氣品質監測計畫,提供境內空氣品質狀態以協助改善空汙的研究。
較令人驚訝的是,戰火不斷的中東城市,因戰爭造成的經濟萎縮與人口外流,其空汙程度明顯降低,譬如二○一一年阿拉伯之春埃及因為內戰而經濟蕭條,使用能源大幅減少,空氣汙染因此大幅降低。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大馬士革、巴格達和德黑蘭。反之,收留戰爭難民的國家,動輒數十萬人口移入,增加空汙的狀況,最明顯的是黎巴嫩和約旦,因為接收難民,空汙急速嚴重。黎巴嫩因為國內難民所帶來的負擔,發電廠大幅增加,去年空汙率增加百分之三十,地下水、海水以及海岸的水、土壤汙染明顯嚴重,農作物常用汙水灌溉,危害人體健康,以致每十萬人就有二百四十二人罹患癌症。足見人們日常生活的壞習慣和企業財團的私心,對地球所造成的殺傷力遠勝過戰爭。
鄭慧慈(台北市/政大阿語系教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