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遊藝事】布拉格東方咖啡館

1

文/林政儀
布拉格,是一座充滿幸運的古都,一千多年前有幸成為歐洲南北商路上的要津,藝術、文學、建築隨著歷史遞嬗,層層積累形塑成美麗動人且底蘊深厚的歐洲名城;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布拉格有幸比歐洲其他大城市少遭受破壞,布拉格市區才得以保存不同時期各種風格的歷史建築。
穿梭在布拉格的大大小小巷弄裡,從羅馬式、哥德式、文藝復興、巴洛克、洛可可、新古典主義、新藝術運動風格,至立體主義和超現代主義的建築櫛比鱗臻,讓人目不暇給,流連忘返。市區內,各種尖塔和圓頂的建築屋頂高低起伏錯落著,形成「千塔之城」的勝景。
去年十二月的布拉格之行,一日因為訪歐洲咖啡館(café europe)向隅,因而轉往座落在老城區的東方咖啡館(Grand Café Orient)。沿著瓦茨拉夫廣場往西北方走接至騎士街(Rytířská),途經一七八三年由諾斯提茲伯爵所建的艾斯特劇院(Stavovské divadlo),這個歌劇院是布拉格建築群中第一座新古典主義式建築風格,也是世界上現存重要的歌劇院之一,一七八七年莫扎特在此上演歌劇作品《費加洛婚禮》(The Marriage of Figaroa),並親自擔任指揮,轟動一時,也奠定了艾斯特劇院在音樂史上不可磨滅的地位。
從騎士街往東北走接至Ovocný trh街十九號──黑色聖母之屋(The House of the Black Madonna),這座布拉格第一座「立體主義(Cubism)」風格的建築物,在近代藝術史與建築史上頗負盛名,二十世紀初期,以畫家畢卡索為首的倡導之下,歐洲興起名為「立體主義」的美術運動,創作風格又被稱作立體派,創作形式延伸至雕塑、建築與設計等。
這座記錄了當年風起雲湧的立體主義建築,二樓的東北角位置,安置著一尊黑色聖母的石雕,這棟建築之名也因黑色聖母雕像而得名。著名的東方咖啡館(Grand Café Orient)歷史,與黑色聖母之屋的起源有著密切的關聯。
一九一一年批發商弗朗蒂克.約瑟夫.赫布斯特(František Josef Herbst)聘請建築師約瑟夫.葛爾德(Josef Gočár)設計一棟嶄新的百貨公司。當時,在老城區建造新的建築,必須嚴格遵守歷史古蹟建築法規,不能破壞老城區古蹟建築的風貌,而約瑟夫.葛爾德第一次的設計圖並沒有獲得波希米亞歷史建築局的核准,直至約瑟夫.葛爾德將新興的立體主義的要素揉合在建築設計中,並使用當時嶄新的營造法──鋼筋混凝土建造,一九一一年八月四日終於獲得布拉格市政委員會的批准。
一九一二年約瑟夫.葛爾德將原裝飾在一座十七世紀巴洛克建築物的黑色聖母石雕,重新移置至這棟立體派建築上,並且將建築物取名為「黑色聖母之屋」。同年,黑色聖母之屋圓滿落成,一樓和三樓為百貨公司,二樓是東方咖啡館,之後幾經變遷,布拉格之春後,於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四年進行重修,成為布拉格的藝術文化中心,二○○二年短暫關閉,二○○三年東方咖啡館才又重新開幕。
站在黑色聖母之屋對街,可欣賞整棟建築外觀、窗框和入口處的廊柱,處處可見建築師的用心,嘗試不同以往古典繁複的建築造型,在建築結構上改以極簡、幾何線條的立體主義,由方錐體、菱形、直線、斜線和斜面組成的幾何形體,蛻變為新的建築裝飾風格。
約瑟夫.葛爾德除了設計建築物之外,也設計了大東方咖啡館的內部裝潢。當天滿懷期待地踏進一樓大門,沿著樓梯往二樓拾階而上,一推開門,最先吸引目光的是約瑟夫.葛爾德設計的重鍛鐵枝形吊燈,簡潔的造型讓吊燈所散發的燈光展現了獨特魅力。
在侍者了引領下,落座靠窗的座位,倚著沙發,一邊啜飲著熱拿鐵暖身,一邊欣賞內部空間設計,天花板、壁飾、窗戶、座椅和吧台等各處的幾何結構,無一不與當年老照片中的一切完全相同,真是佩服古蹟修復者修舊如舊的用心,讓人置身其中,彷彿穿越回百年前的東方咖啡館,既真且幻!
布拉格,真是一座幸運的古城,擁有千塔,擁有卡夫卡,還擁有愛護千塔內外一切的古蹟修復職人!

東方咖啡館內部一景。圖/林政儀
東方咖啡館內部一景。圖/林政儀
立體主義風格的黑色聖母之屋外觀。圖/林政儀
立體主義風格的黑色聖母之屋外觀。圖/林政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