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登場【親子心橋】門縫裡,看不見的愛

0

文/吳娟瑜
砰!砰!砰!
五歲多時,個子小小的小江,用盡全身力氣敲著門板,卻毫無動靜。從門縫間隙,半瞇著眼瞅進去,裡面烏漆抹黑,爸媽還有姐姐、妹妹都在,他們一定知道少了一個小孩回家,不擔心、不開門嗎?
敲了許久、許久,毫無回應。
那種被隔絕的遺棄感,多年來一直是她心頭的噩夢。
我絕不掉淚

當時不過晚上九點多,鄉下地方,很多人早早上床睡覺了。爸媽把門板反鎖,沒有門鈴,沒有電話,五歲的她找不到門縫裡的愛。
幸好,剛才帶小江去吃喜酒的鄰居阿姨發現了,過來幫忙敲門,媽媽才終於開了門。她看到媽媽很冷很冷的眼神,聽到阿姨對媽媽說:「妳怎麼忍心讓一個小孩站在門外這麼久?」小江怕被罵,早已鑽進棉被裡了。
爸爸是守寡的阿嬤養大,和媽媽結婚後,生下大姐、哥哥、小江和妹妹。三歲多時,小江的左腿長了惡性腫瘤,醫治後留下很大的疤痕,雖然一拐一拐的,幸好還能自己行走。
一家人住在三合院裡,爸媽忙著水果批發的生意,每次他們騎摩托車外出,總是載著老大、老二和老四,而小江,就是被跳過去的那一個。隔壁阿姨應該看出爸媽的偏心,也看到小江的可愛討喜,因此常載著她進進出出。
有一回過新年,爸媽買了新衣服給姐姐和妹妹,唯獨小江沒有。鄰居阿姨「見義勇為」地來詢問時,媽媽第一時間先把小江痛打了一頓,而好強的她,一滴眼淚也不掉。就算常常罰她下跪,她一樣不哭不鬧。
努力討媽媽歡心
「妳最沒有人緣!」媽媽常對小江如此說。小時候聽了沒什麼感覺,只知道爸媽不喜歡她,但什麼是「沒人緣」?她一直不懂。
求學階段,小江認真上進,念高職時,代表學校參加縫紉比賽,拿到全國第一名。由於她的手很巧又肯學習,得到許多師長的賞識和提拔,還曾經到日本求學,更加精進服裝設計和打板技術。就在沒日沒夜的努力下,小江自己開服裝店,當了老闆。
她把賺到的錢拿回老家,改善爸媽的生活環境。爸爸過世之前,小江盡全力地醫治他,幾年後,雖然爸爸不敵病魔還是走了,但對他,小江沒有遺憾。
媽媽今年八十四歲了,一個人住在老家,幸好朋友多,唱歌、出遊,日子過得還不錯。多年來,每回小江提起小時候不堪的記憶,她劈頭就是:「哪有?」媽媽愈否認,小江愈急;她愈生氣,小江就愈無力。
小江沒有結婚,全心打拚事業、努力照顧家人,媽媽沒有看出她內心的痛苦與不滿嗎?什麼叫做「妳最沒有人緣」?為什麼一句話就把她否定了?
和解路迢迢

上個月,小江到老家去看媽媽,心想,母女之間總該把話講開來。可是任憑小江怎麼說、怎麼提醒,媽媽全盤否認曾經罵她、打她、罰她跪,還說:「那是妳自己胡思亂想!」小江又氣又難過,可就算是大哭著跪求媽媽說幾句話好聽的話,她還是不理不睬。
和解這條路,好難走啊!
聊以安慰的是,小江記得三歲多時,她在醫院病榻上昏睡,依稀聽到醫生對媽媽說:「妳的女兒如果熬不過今天晚上,我們也救不了。」當時,媽媽哭著對醫生說:「無論如何,請你救救我女兒。」
「請你救救我女兒。」
單單這句話,讓小江在漫長的和解路上,腳步應該可以再走快一點點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