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月主題徵文–書房】 書房的面紗

10

文/孫小茹
自從幾年前決定搬家到電梯大樓之後,我們就知道生活空間必然不若以往透天厝那樣寬敞,很多東西都必須要學會斷捨離,才不會過於擁擠。
母親年輕時是位天才裁縫師,什麼樣的訂製服都難不倒她。退休後就只在為了幫我們姊妹縫補衣物時,才會再次展現她精湛的技藝。雖然使用率不高,但看得出母親十分不捨那自年少便跟著她工作至今的腳踩縫紉機,因此我們姊妹極力勸說母親將之一同搬到新家。
母親擔憂這樣會害得我們的書房沒了放書桌的位置,我笑笑地比著縫紉機左側那片木製檯面說:「縫紉機看起來跟書桌幾乎沒什麼兩樣,不是都有這麼寬的檯面可以用嗎?」
縫紉機自此就在書房裡肩負起雙重任務。
只是自從工作之後,我也漸漸脫離了埋頭閱讀的生活,手機更是占據掉我大半的時間。唯在周末早晨,我還是喜歡沖杯咖啡,靜靜地坐在「書桌」前捧本書,感受一下翻閱書頁時的悠閒,或是寫寫日記畫畫圖,為生活留下一點紀錄。
姊姊知道我從小就喜歡精巧可愛的小物件,特地從她悉心栽植的多肉植物中,分植了一些讓我欣賞,說是眼睛累了可以有放鬆的效果。檯面上所剩無幾的空間就這樣又多了位嬌客。
其他時候,則是看著母親一邊踩著縫紉機,喀答喀答地車縫著衣褲,一邊低聲叨念說,眼睛都看不清楚了,還要她補這弄那的云云。但是躲在老花眼鏡後的眉角,卻明顯掛著滿足的笑容。
輕輕地,當我掀開書房的面紗,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充滿著家人彼此間關懷與愛的小園地。當跳脫一般既定的框架,書房便不再只是書房,生活也就自然變得無限可能。

分享: